明既白

【林秦】围笼之中 第四章(秦明人格障碍)

围笼之中

预警:OOC 私设多

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林涛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盯着一份资料出神,沉默了很久都没有动作,一页都没翻。他脑子里千万种想法翻滚不停,大部分都是非常不好的,一旦涉及到秦明他总是无法像秦明那么冷静对待。他搞不明白秦明心里在想什么,无穷无尽的猜测真快逼疯他了,好像回到他们最开始的时候,他要无时无刻不细致观察着秦明的神色。但他还没受够,说真的林涛觉得他可以一直和秦明这么耗下去。

但现在不行了,秦明的打算太过危险,林涛也有过直面死亡的经历,他不能让秦明也这样,只要想到有一丝丝威胁到秦明的生命,林涛就觉得异常害怕,比他自己上战场还怕。秦明的路走的不太对,他有所察觉,但没有资格和位置去指教,可他忍不住了。

林涛连材料也不拿了,这里没有任何适合于谈话的地方,但他和秦明的事没完。

比谁都想抓住这个凶手,林涛忙着看他手边的报告,还有部分心理侧写,并且考虑怎么能在下一次凶犯动手之前抓住人。在几个科室之间来回辗转,林涛忙得像个陀螺。

刑讯室最后一间,在走廊的深处,没有灯这里几乎是漆黑一片。

加班是正常的,大案破不了还想回家睡觉,对警察来说简直做梦。

林涛的怒火像爆发的岩浆,扑面而来,秦明无处可躲。

“你不尊重你自己,也不尊重别人。你很痛苦是吗?但我现在比你还疼,你到底是有什么问题秦明,讲出来我们一起解决不行吗?”

秦明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完全不正常,正常人是不会有这么多的想法,他仿若一条生活在地下室里的可怜虫,不见天日还想要和日光争辉。妄想着有一天可以得到快乐和幸福,却没有人知道他内心深处的自卑和懦弱。不合群又要装作一副孤傲的样子,最爱的人给予的怜悯又弃如敝履。他在矛盾中挣扎,在脏污的泥泞里跌倒。

“你想怎么帮我?”秦明问,他一边考虑着很多事情,他和林涛的始末。

“你……”这下却不再大声的林涛仿佛心虚了下来,“你病好了么?那天……”说着说着他又找到了所有的疑问,而出口就在他的面前。

“你是不是在对我说谎?你真的去了美国,为什么要分手?”林涛疯了一样地想知道秦明的每一件事,所有事,他想要全部的解释,想要问个清楚,想和他谈情。

秦明在考虑着要不要和盘托出,告诉林涛他没去美国学习是去治病,可暴露疗法令他好了,表面上是好了,内里却更加腐坏,让他害怕,直面自己的不堪回忆,童年深处的阴影,为什么去酒吧夜夜笙歌,伺机寻找可以玩乐的对象,摆脱他们的纠缠。

为什么回到龙番。

他想念林涛,想念的做梦都会梦到林涛的脸,梦到他们没有分手,在机场里拥抱。可等他笑着醒过来发现是梦,眼泪就从眼泡里流出来,直到浸湿了枕巾。

“我好了,当然好了,不过是找点乐子,当法医也没什么意思,对吧?”秦明罕见的语气轻快,他看着林涛的眼睛并无畏惧,就如同他现在说的话都是心里话。明明一个弱者还要假装坚强,秦明默默在心里嘲讽自己虚伪又恶心。

“你不喜欢我……这样?”秦明问。

林涛理所当然的点头,他不希望看到秦明这种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

“你想要……”秦明组织了一下语言,“我们和好吧。”

林涛瞪大了眼睛,他这几年日思夜想的事情终于成真了吗?秦明终于放下身段和他重新在一起了!

“你确定?”林涛不敢置信地问道。

“嗯。”秦明淡然地点头,他从头到尾都在问林涛是怎么想的,如果有一个人能在夜里陪着他,提供他睡眠的前戏,不用在凌晨三点的漆黑冷风里行走,他愿意这个人是林涛。有什么区别呢?林涛,也不会介意吧。

“说完了?我要去吃饭了。”秦明不清楚林涛是怎么想的,但他能给的,只有这么多。完美地岔开了话题,秦明躲藏似的出了走廊,光亮的头顶灯让他放下一口气。

林涛在狂喜之中并没有意识到不妥,但秦明独自离开又给了他一些不对的感觉。可秦明回到他的身边了,没什么比这更令他高兴的了。他还有好多话没有说,好多事情没有问,林涛也不着急,他有时间和秦明去说,包括阻止秦明冒险的行动。

秦明走出了控制范围,一转身上了楼梯,快速地爬上三楼,秦明看了眼身后没有难以摆脱的林涛。

他敲开了局长的门,说明自己的来意。

对于林涛来说,今晚勉强算是好的,既没有新的案发,也没有突如其来的文档,快到11点的时候终于可以下班,他一抬头,发现法医室的灯还亮着。困倦的烦扰很快被他抛在脑后,上台阶的速度也非平日可以比拟。在法医科的解剖室里,他找到正在端详尸体的秦明。

“走吧,老秦,下班了。”

秦明抬起头,本来想说不了,但他想起傍晚和好的承诺,麻利地点头脱了蓝色罩服,跟着林涛下了楼。他把事情想得很简单,满足林涛对他的期望,满足自己渴望睡觉的需求,别的,无关紧要。

他们不顺路,又都有车,似乎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林涛想亲近秦明,可秦明是那么的不近人情。

“跟我走。”

林涛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了,秦明的声音又轻又小,好像根本没说,但又确确实实说了。车钥匙捅不进钥匙孔里,林涛莫名的紧张,比他第一次亲吻秦明的时候心跳得还快,他深呼吸一口,发动车子跟上了秦明的那辆。

秦明家并不十分远,但林涛从未涉足到这里,他不知道秦明住在这儿。他看了下表,分针过半,开快点也许不用这么久,但秦明是个谨慎的人,开车也不开得那么急。林涛跟着秦明停了车,站在地面上,都不觉得真实。

他再次踏入秦明的世界,仿佛花费了整个世纪。

秦明回家便一头扎进浴室,他不带人回家,那会让他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联想,但林涛不一样。他顾不上给林涛介绍自己家里的环境,反正一览无余,对于他来说还是洗澡更重要。马上就要到十二点了,如果他今晚不想被林涛发现异常,或者说,他今晚想要睡觉,和林涛做点能让他睡觉的事情。在那之前,他必须洗干净。

浴室间里的水流哗啦地响着,林涛摸着秦明的沙发坐下,四顾打量着秦明的居所,这房子透露着秦明的所有事情,他只要稍加分析,就能猜到秦明的喜好。这里充斥着的气息,完全属于秦明,看书架上的书,规放整齐的裁剪布料,这些也许就是秦明的爱好,很有意思,林涛嘴角翘起来。

他走到秦明的冰箱前,打开柜门,里面除了摆放整齐的苏打水就是速食的东西,还有点坚果,啤酒竟然还有两罐,林涛看了看日期,还好,虽然是过年的但还可以喝。他拉开一听,放在茶几上,竟然觉得美妙。

秦明忐忑地拉开浴室门,他不知道自己紧张个什么鬼,但显然他的所有计划都被这位到访者打破地一干二净。拖鞋在他脚下都不听使唤,秦明擦着头发不敢大意,生怕在林涛面前摔跤出丑。

“你洗完了?”林涛问。

秦明点头没说话,他想接下来是不是就要进行夜间活动了。他要先说吗?

还没等暗示性地坐到林涛身边,就被不可预计的人打断。

“我也要洗,今天出了很多汗……你不介意吧?”林涛关键时刻想起来秦明的洁癖。

秦明摇头,话全都憋在嗓子眼里,“我给你拿、毛巾,其他的、都有。”

洗澡间里的水声像小雨一样敲在秦明的心头,他也不敢进去递毛巾,也拿不准注意给林涛穿他新拿出来的内裤,站在门口,左右为难,踌躇着不知道前进还是后退。

水停了。

秦明慌了,转身就跑。

拉门打开一条缝,召唤着秦明重新回去,“毛巾呢,老秦,浴巾也行啊!”

秦明慌里慌张地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地顺着那条缝塞给林涛,他巴不得立刻逃走,没注意把内裤也都给了出去。他坐在床边才想起来,而林涛进来了。

呼吸变得困难,空气似乎停滞,凝固在他的鼻头上方,难以汲取含量不多的氧气。

林涛裸着上半身,毛巾裹在胯上,忽闪忽闪地迷了秦明的眼睛,他艰难地挪开视线看向窗台,但心里却一点都没放下。

他穿内裤了吗?

秦明咬了咬嘴唇。

温热的气息从后背上传来,潮湿的热度将秦明拥抱其间,他不知所措地回头,视线和林涛的交于一处,烫得哆嗦,秦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打抖,他并不冷啊。与此同时他又不能摆脱林涛的热,皮肤上渡到他背后,他不由得去感受林涛胯部的那种触感。

更大了吧?技术应该更好了,会把他肏得死去活来。

秦明忽觉嘴上一湿,柔软亲热的触碰沾湿了他的灵魂,他不知道浅吻也这样迷人,快要吸走他的全部思想,完全沦为享乐的傀儡。

“睡吧。”

秦明倒在床上睁开眼睛,他听见林涛说,我抱着你。

难道不肏吗?


tbc

评论(10)
热度(97)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