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昊建】雪山之困(一发完)

雪山之困

董子健想要骂人,在这个倒霉日子里答应刘昊然来滑雪,现在他正被困在滑雪场上方的缆车里。冷就不用说了,呼呼凛冽而过的大风吹得他们渺小的缆车左摇右晃的,他扶着两边的把手,心里把刘昊然骂了一万遍,明知道他害怕还要来这么高的山上来滑雪,滑个什么鬼两天待在酒店里,就今天出来了,结果还这么衰,简直张一山附体。

他无比想念平地上的漫步,活着不好吗?

该死的,还不能坐在一边,伟大的军师说要保持平衡,所以他和倒霉军师正四目相对,然而董子健什么都不想说,只想打死刘昊然。

“师哥,我觉得这样还挺好的?”

好?董子健低头的功夫听见刘昊然开腔,他师弟的脑子该不会是坏掉了吧,他们这随时掉链子的危险还能算得上好,是他对好的认知有什么误解?

他们离地面得有一栋楼那么高,董子健什么都不想说,张开嘴要是尖叫可就太不好看了。不过都生死一线了,叫两声也没什么吧?

刘昊然倒好,气定神闲地坐在好像私人包厢里,反观他简直像个小丑,吓得都快哭了还要强做镇定。

一阵北风呼啦啦地吹过,缆车剧烈地摇晃着,不远处有女声的尖叫传来,董子健也想跟着叫他他妈的也要害怕死了。早知道他就不和师弟赌气逞强上缆车了,现在反悔好像来不及了。

“昊然,我们不会摔死吧?”

“三十米不一定,有可能残废。”刘昊然说罢还晃了两下栏杆,董子健快被逼死了。

“刘昊然你丫疯了吧?!”

虎牙露出,刘昊然笑了,“怎么能呢,师哥,跟你死一起我想想都觉得高兴啊。”

大雪的山峰近在咫尺,董子健掏出手机,他们已经被困了两个小时,还没有信号,不然他真的想要打电话报警,这里有一个极端分子,对我的生命有威胁。

“小董,我们聊天吧。”

聊天?董子健上嘴皮碰下嘴皮找不到声音,他闭着眼转移视线,挪到刘昊然的脸上,果然没那么怕了。

他的手握着一边的栏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刘昊然握住了另一只手,师弟还算是有良心。董子健深深呼吸着雪峰上的冷空气,平复自己快要昏过去的神经。

“我真觉得挺好的,咱们好久没这么面对面还没人打扰的约会了。”刘昊然握着师哥肉肉的短手真心地说。

是是是,他们俩一个比一个忙,一部戏接一部戏的拍,也就勉强在综艺里碰个面,周围还都是人,一句悄悄话都说不了,刘昊然哀怨的眼神让他有点于心不忍,他是有些亏待这个年轻的师弟了。

“这算什么约会啊?”董子健不满地说,“起码也得有点吃的吧。”

刘昊然在背包里摸摸索索的,掏出来一根巧克力递给他师哥。

“吃吧师哥。”

董子健快哭了,还真有啊,可他说的不是这个啊!

有总比没有好,小董心想,瑞士巧克力真甜。

“你要吃吗?”董子健看刘昊然一直盯着他吃甜食,以为他也想吃。

刘昊然摇摇头,他本来对甜食就没兴趣,这巧克力本来也是给董子健带的,生怕他在山上体力不够补充能量的。

“你冷不冷?”刘昊然问,他刚捂热他师哥的手。

“不冷。”董子健嚼嚼嚼,口齿不清,把另一只手递给刘昊然,收回来自己原本被刘昊然双手握住的左手,拿好他谁都不能夺走的巧克力。

就知道肯定是又冷又怕还饿,刘昊然哭笑不得,又强忍住表情不被师哥看出来他在笑,忍得十分辛苦。

“这要什么时候修好啊?”董子健摄取完可可脂好像恢复一丝理智。

刘昊然从背包里摸出来防风镜,极目远眺到山顶,可还是看不到,他矮着头弓着腰站起来从窗户伸出头,没想到缆车猛地一晃,差点让他卡住头。

“昊然!你小心点!”

董子健拉住刘昊然的衣角,着急地把刘昊然拽回厢内,老老实实地坐在他旁边的铁皮座位上。

“师哥担心我啊?”

董子健嘴上不承认,“我是怕你掉下去说不清。”

“还是师哥对我最好。”刘昊然也不恼,把手搭在董子健的肩上圈着,他刚才说的那套平衡理论看来完全没什么用,还是抱着小董最暖和。

“好什么好,大傻子。”董子健负气扭头看向窗外白茫茫的雪,又被吓个不轻,赶紧看向脚下的铁板,全是泥泞的脚印。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意义的冒险,“我看到他们在修理了,小董别怕,不会死的。”

董子健从嗓子里挤出个“嗯”,他相信刘昊然说的,真的不太害怕了。刨除恐惧的情绪,董子健察觉到之前没发现的事情,“你是不是拍戏太累了?”

“哪有导演累啊。”刘昊然环抱住他的师哥,像窝在一个大抱枕里。汲取着董子健脖颈的温热,他觉得身体里的疲惫渐渐消失。

“激情戏不好吗,我看那女演员也挺年轻漂亮的。”董子健想起来自己了解刘昊然的动向都开始依靠头条新闻了。

“没有!”刘昊然猛然转醒,“是替身,我没看她,我只想着你,只想跟你演!”

董子健压下来他激动的小狗崽,“谁要和你演,坐下来,别撞坏了你那聪明的脑袋。”

“师哥我真没有。”刘昊然有些委屈地瘪着嘴。

“知道了,没有,快坐下。”董子健有点高兴,师弟还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什么女粉丝女演员,都离远一点。他开始考虑要不要公开出柜,但又有些犹豫不决。那可是他们俩不知道多少亿的前途,可要是不在一起,这些个亿也没什么意思。

董子健冷得缩一团,恨不得完全扑进师弟的肩膀里。冻了这么久他脚都凉了,鼻头也红了,止不住地流鼻涕,纸巾都快让他用完了,他可不要在刘昊然面前涕泪横流的,那也太不像师哥的样子,倒霉的雪山完全毁掉了他师哥的尊严。

与此同时,他脑子里把莎士比亚的悲剧集都过了一遍,还有欧美的经典电影泰坦尼克号,他觉得就要和刘昊然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冻死在倾覆的冰海里,都怪他看得都是莱昂纳多演的版本,脑子都糊涂了。

困意找上门来,董子健被推醒。

“师哥,你睡了我就把你扔下去。”

“窗户能把我卡住的。”董子健擤着鼻涕说。

“那把你脱了衣服扔下去。”

“???”董子健满脑袋的问号,刘昊然什么时候也想到了这种操作,满脑子的黄色废料不太好吧。

“哎哟哟,冷冷冷。”

刘昊然把手趁董子健不注意的时候伸进了圆咕隆咚的棉袄里,师哥的肚子可真软,一点腹肌都没有。

想被小孩子一样抱在怀里的董子健并没有自觉,他背靠大山,不,是他的小恋人,坐在人家大腿上扭着屁股靠得更紧,没办法他冷啊,谁叫他这么不抗冻。

“师哥,你该减肥了。”

董子健清醒了,他最不愿意听见这话了,他都要转幕后了,怎么还要保持身材。

“不过屁股大也挺好的。”

刘昊然的手顺着他师哥的裤腰不怀好意地伸进去,“这边可真热啊。”

董子健终于察觉到不老实的手指头,“我警告你,这么高可别乱来啊,回酒店怎么都行。”

“那师哥说怎么办?”

缆车晃得不行,董子健声调都变了,“昊然,这不行,你偶像明星的还要不要脸了?!”

刘昊然不是怕了,他是感觉到董子健害怕到腿软了,他这个师哥什么都好就是太瞻前顾后。帮董子健系好了裤腰带,刘昊然心满意足地掐了掐圆润饱满的腮帮子,“要脸有用吗?师哥养我就行了。”

董子健麻利地溜到对面的铁板凳上坐好,虽然有点凉,但总比屁股不保要强。他师弟一直没脸没皮的劲真是不知道从哪来的,对付他一个顶俩,顶一百个。他一对上刘昊然危险的视线,就溜了,要是被在缆车上做了,那可真是完了。师弟不要脸,他这个师哥还是放不下脸面的,别说了别想了,董子健就快要把头埋进膝盖里了。

他现在只想回到地面上去,回到酒店暖和的浴缸里去,再在这可怕的缆车上待着他就要被玩坏了。

“师哥,好像修好了。”

简直就是老天听见了他的祷告,心灵福至一般地缆车链都动了起来,他们正在雪山上运转。

谢天谢地,终于可以回去了。

董子健总算是笑了。

“我今天不用睡沙发了吧?”刘昊然问。

“……”

 

end

评论(16)
热度(59)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