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友卯】河神的谎言(下)黑化豪华车pwp完结!

警告 黑化郭得友一黑到底 
设定 黑化郭二哥X失忆傻甜卯
备注 pwp之作 黑车 可能会有 半强迫、言语侮辱

        中下  

上回书说到丁卯被鱼四从龙王庙接走,告别老河神小河神,回到漕运商会。势力蠢动,丁卯独自登上码头遭一生门暗害,跌入津河之中,恰巧再受郭得友救命之恩。不曾想这丁卯跌下河去再度失忆,却道前尘往事涌上心头,竟不识救命恩人郭得友。

 书接上文

郭得友怒极反笑,这上等人就是不一样,才睡过也能像没事人一样,他看向丁卯却发觉丁卯的似乎变了个人。

“鱼四,我们走。”

丁卯以前也从不是软弱之人,短暂的河下昏迷让他想起之前的事,从回家与父亲的争吵得知天明哥的死讯,再到被追杀至长桥上坠河,一桩桩一件件全都涌向心头。神情更是冷冽,看都不看河神师徒,直接回去处理事务。

老河神早知今日要出大事,赶早便叫郭得友出了门,两人来到这漕运商会的码头,远远地便看见小少爷出事的全过程,郭得友这会子还没喘匀气,却见那丁卯带着鱼四大跨步的走了,不禁摇着头对郭得友说了几个字。

“孽缘啊。”

郭得友本就是狠心之人,呸了一声,见丁卯走的义无反顾,全当自己摸了一宿的王八。

总有些事不是能为人所知,丁卯睡了一觉郭得友却不曾,从昨日丁卯走后郭得友便四处打听与丁卯有关的一点消息,现在不比以后,丁卯学的洋仵作并非人人皆知,郭得友也是辗转了好几处才隐约知道那么点事,总归以后可能是不见,不如送点东西,这也是他这个师哥应该做的。

郭得友觉得自己应该做点要紧事,便去了长桥之下的津河里摸索丁卯的手术包,想这大少爷被他救上来的时候什么都没了,这工具包还是德意志那边带回来的,掉在这津河里岂不可惜。

可这津河说熟悉也熟悉,但水流已经不知道把那件装满了手术用具的牛皮包冲到了哪去,郭得友在河里捞了整个白天,直到日落时分才从河里爬出来。铁牛旁观了半个下午,心想这队长可从来没这么卖过力气捞漂子,这也不知道哪个重要的人物死了,为了那么点东西,能让小河神捞那么久。

老河神看郭得友湿漉漉的滴着水回来抓着人在桶里泡了三个时辰,这一泡郭得友直到月明星稀才出来,穿好衣服便忙不迭地往漕运商会去,翻窗翻墙是和神婆取了经,直从商会的阁楼来了丁卯的房间。

只是太不巧,丁卯撅着个嘴已经睡着了,白净的脸上跟上午没什么分别,郭得友也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再见,他掐了掐丁卯的脸,看到了丁卯床头的照片。

“老情人还要放在床头。”郭得友一个不高兴把相片给拿走了,同时又把自己捞了半个下午完事还晾干的手术刀包放在丁卯的桌子上,还有那个丁卯一直记事的破本子,郭得友想了想,把这两样东西都放在写字台右手边的第一个抽屉里。

他静静地负手站着,看了一会儿睡着的丁卯,几息之后才走。

当然这些事,丁卯完全不知道,他起床穿衣便来了码头,才有了今天的这般遭遇。

郭得友没想到丁卯说忘了就忘了,放不下的人竟成了他,在小馄饨铺吃了碗面喝了两杯,带着些酒气回了龙王庙。

天已经黑了,月夜不见月,阴郁地快要压下来,郭得友毫无察觉,终究是一口气意难平,踏进一楼门厅的脚又收回来,直往那漕运商会去。

他救了丁卯两次,让丁卯两次死里逃生,索要些报酬总不为过吧,再次也要留点念想,丁卯若是不答应便拿走那套制作精良的手术刀也不算亏。

这厢漕运商会的小少爷丁卯上午回了漕运便正式订立为会长,此时点着灯正看着文件,他在自己的屋里,写字台上都是商会的文件,从账本到红头文件,一摞摞的,是他落下的关于漕运的全部功课。

丁卯吃着甜酒泡的橄榄,戴着金丝眼镜翻看鱼四拿来的大批量文件本,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椅子,脚搭在办公桌上,穿着的蓝丝绒睡袍有一些滑落他也不在意。


最后的大车


end


评论(59)
热度(389)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