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友卯】河神的谎言番外篇——终于甜了!全文完

警告 黑化郭得友一黑到底 
设定 黑化郭二哥X失忆傻甜卯
备注 pwp之作 黑车 言语侮辱

全文链接


上回书说到丁卯同鱼四回了漕运商会,一夜之间恢复记忆,却不认得郭得友。小河神气愤难当,当夜便寻到丁卯住处,从窗而入,将人教训一番,心满意足而走。却不料漕运商会小少爷并未前来滋事,反而好生接手漕运商会。

书接上文

 丁卯没甚气力,躺在床上不多时便昏睡过去。第二日清早陡然惊醒,浑身上下无一不痛,害怕鱼四等人前来露了郭得友的行迹,只好起身寻来衣服擦拭,百般遮掩,却不成想还是被他的好管家鱼四给发现了。

“郭得友来过?”鱼四四处张望了一圈便觉得有些不同寻常,再加上丁卯假装镇定的眼神,直不起来的腰,他猜也猜的到,是谁做的好事。

丁卯一口否定,“没有啊。”

却不知道他这副软脚虾的样子已经出卖了他自己,被鱼四看在眼里。

“那就好,你也不要去找他了,郭得友不是什么好人。”鱼四意有所指地说,已经是打定主意严加看管小少爷,不可以叫那损贼再靠近漕运会馆一步,丁卯也不可以寻那小河神。

“谁要去找他,我不……”丁卯刚想说他不认得,却想到自己刚刚否定了鱼四的问题,已经暴露了郭得友来过的事,丁卯一时有些抹不开面子,只想烧了昨天那脏兮兮的睡袍。心里也记上一笔,给郭得友这个混蛋,一整个本子恐怕都不够写。

丁卯这厢咬牙切齿,却不知道小河神那边是吃饱喝得心满意足地在大码头转悠,这心情是相当的好啊。郭得友这一晚可算是饕餮盛宴了,把这漕运商会的宝贝小少爷吃了个通透彻底,那人哭的是一塌糊涂,一声声一句句都是讨饶的话,再也不敢讲什么不认得他郭得友,这天津卫还无人不识他小河神,正等着鱼四和丁卯来找茬,却被当做不存在一般忽视了。

他还想和这漕运的红牌护卫好好显摆显摆他们那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小祖宗是怎么样被他弄得哭得像个婊子,叫得比那藏翠楼的小蹄子还骚浪的丰功伟业,却没成想这鱼四急匆匆地就从他面前经过,活像没看见他这个人,真是奇了怪了,漕运这德行竟然改了,不找他寻仇,奇怪奇怪。

鱼四没想在大码头上收拾郭得友,这冤有头债有主也要有个先来后到的,一生门枉顾他们漕运商会的威势竟然敢直接对下任会长下此毒手,就不要怪他们手下得狠毒了。

当日,一生门各大门面惨遭重创,大半地盘被漕运商会接手,大清洗正在上演郭得友几乎是亲眼见证了这一刻,远远地和人群一起看着,一生门最大的仓库放着值钱的货品,也被漕运领头的鱼四给一把火烧了。

也许是有些紧俏货,香烟和汽油什么的,十里外都能看见里面烧着的滚滚黑烟,漕运的人早就撤了出来,死伤严重的一生门也不敢久留,生怕有爆炸波及他们。火势一时凶猛,连家中休卧床上的丁卯都闻见了浓烟的味道,赶紧起来把窗户关上。

这一生门在天津卫作威作福二三十年,此遭算是没了。

郭得友也忍不住觉得这次是真过瘾,一把火端了那崔疯子的一生门,心里边也是痛快。不料,回龙王庙却碰到来劫道的。

他眯眼一看,还真是鱼四那家伙,还真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鱼四。”郭得友也不怕,晃过红牌护卫的两记重拳,“有话好说。”

鱼四捏了捏手腕,“本来还想着放过你,结果你还去招惹我家少爷,郭得友,找打!”

郭得友觉得有趣竟然笑出了声,“上我这龙王庙来找场子?也不是丁卯让你来的吧?”

他早上起的那些心思一时又有些活络,“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见不得自己宝贝的不忍心下手的小少爷让我给吃干抹净了吧?哎哟哟,昨天晚上,那小少爷哭得可惨了,早上还把东西都收拾好不敢让你看见吧?”

鱼四已经是怒火攻心哪里还给郭得友说话的机会,听他一句句提及丁卯,鱼四早就火起。他一个健步上去就打中郭得友的腹部,抬腿去踹郭得友的命门却被躲过,只是踢到腹侧。

郭得友几乎说不出话来,提着一口气也要气人到底,“那叫着师哥的小模样真招人疼,”郭得友看了看鱼四的胯,“你要是进去他说不定能叫你亲爹呢!”

鱼四被郭得友这些骚人浪语气得相当火大,在一生门没撒完的气顺理成章的推向郭得友,恨不得把郭得友打成残障。

郭得友防护住头早就放弃了抵抗鱼四失了章法的攻击,被打得昏头转向,肋骨可能断了,他也不甚在意。被拳头捶得快要吐血的郭得友心想,这欠丁卯的今次便算是还清了吧。

随即他就被鱼四的一记重重的上勾拳给打得昏迷,不省人事。

没什么好说的,鱼四踹了一脚郭得友,见这倒霉河神没了动静才算是收了手。

直到夜里星斗璀璨郭得友才醒转过来,从青石砖上爬起来,按着伤处一瘸一拐地进了老师傅的房间,他吞了两颗药在床上叹了口长气似乎好了些许。

这边丁卯过了几天安生太平日子,走马上任为漕运商会会长,津报申报各大报社头版头条都是他的消息,可事实丁卯一直都在看文件,看账,把一些违法的大烟馆子关闭,极力地洗白漕运,给他家这份产业转型为运输合法大型商贸协会。

忙得昏头转向的,丁卯正愁着怎么平衡新老股东的势力就听见外边有人喊他的名字。

如今还能这么喊他的人只可能有一个,这声音又听着实在是熟悉。

丁卯心里还生气,太过分,不好好解释一下他是绝对不会原谅那个人的。

小少爷踱到窗边推开窗户,探身看出去。

果真是郭得友这家伙,终于想起来他了,手里还拿了束什么花,看起来像是玫瑰似的,他又不是个女孩哄他的手段也太差了吧。丁卯这么想着嘴角却微微上扬。

郭得友没说话和丁卯对上视线微微举起手中的花,示意丁卯下楼来见他。

丁卯拿起来外衣左右看了看,他的大管家不在,偷偷摸摸地下楼去。

出了后门,丁卯也不知道郭得友又是怎么进来的,周围都是铁栅栏,再近点就发现郭得友眼眶的青紫还没好,明显是叫人给揍了。

丁卯不无揶揄地问:“小河神这是怎么了?得罪了哪路神仙?”

“岂止是得罪啊,还不是栽到这兔子大仙的手里了。”郭得友拿着那小花束作揖的样子逗笑了丁卯,唇间一启露出可爱的兔牙。

“收下吧,送给你的,不是最喜欢花了么?”郭得友把手里精心包装的一小束黄玫瑰送到丁卯面前。

“送我的?”丁卯有点不敢相信,这郭大爷平时不是用强就是威逼的,对他可从来都是欺负的要命,轻手轻脚地摸了下柔软的花瓣。

“对啊,”郭得友笑眯眯地说,“因为……”

丁卯听见郭得友说。

“我喜欢你啊。”

 

 

 

——————————————

彩蛋

丁卯: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鱼四: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评论(43)
热度(261)
梦里会好过一点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