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顺懂】不痛 (哨向 )11-13 完结大结局 HE

前文请点  1-4   5-7   8-10

全文完整版走这里

11.

顾顺不敢以为李懂已经原谅他做的事,似乎一切如常,李懂对他也是像之前一模一样,但他真的不敢认为他的结合向导一点事情都没有,只不过他被隔离到屏障之外,感受不到。李懂的话比较前些天少了,可那时候是因为他们在为假结合的计划做准备,顾顺还是觉得不太放心,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恨不得每分每秒都把眼睛放在李懂身上。

“顾顺,你别跟着我。”李懂真的忍不住了,这一天下来像被严密监控的任务目标,狙击手的眼神锐利得像把刀,把他好不容易长好的心肝脾肺再度割个鲜血淋漓。他不肯否认,除了真的结合,一切都如顾顺的计划所愿,而且没有人来查他们的结合,他也不用再去给病区的哨兵做训练。而且他的屏障也恢复如初,光滑崭新,再也没有裂纹了。但是他就是无法面对顾顺,结合哨兵,不,他真的做不到。如果顾顺真的有要求,他其实也根本拒绝不了。

李懂现在不会和顾顺再说自己的行踪,他没必要报告,除了医务室他其实也没地方能报到,他想要自己待着,稍微的离顾顺远一点,离他的脑子远一点。顾顺感觉不到,不代表他这个向导也感觉不到。相反,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清晰,他们的链接稳固,结实,甚至有些漂亮。

“那你要去哪?你不用再去给伤残哨兵疏解思维了,怎么还往医务室跑?”顾顺最担心的就是李懂还需要去受苦。

“不是,没有。是我自己的事。”李懂看着顾顺忧心忡忡的眼神,语气缓和下来。

“你在躲着我。”顾顺猜到,可能从今往后,能给李懂伤受的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有的时候哨兵让人觉得可怕,这不是没有道理的,李懂察觉不可挣脱的手正握在他的手腕上,顾顺高大的哨兵体形给他莫名的压迫感,顾顺的语气严肃不悦,李懂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好像见了老鹰的兔子,想要撒腿就逃。

顾顺是非常不高兴,他的向导,结合伴侣害怕他,躲避他,现在连话都不肯跟他说了。

本来今天晚上是李懂再次去给哨兵疗伤的时间,现在他不用面对那些可怕的伤痛情绪,他只需要面对顾顺,可他觉得哨兵的怒火比那些疼痛更难承受,他甚至觉得如果他现在去给那些伤兵梳理也好过一个人面对顾顺。

顾顺过于高了,对李懂来说,宿舍里的灯光都被哨兵的阴影给遮挡,他面对着顾顺,没有光能到达他的眼前,除了哨兵眼里压制的火焰。

“我晚上吃饱了。”

李懂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顾顺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你如果想……”李懂的眼神迷茫而软弱,带着善良可欺的特性,“我可以留下来陪你做完再去。”

李懂又想起来他们结合的那天晚上,差不多一样的时间,他被带到静音室里等候他的结合对象,那天他晚饭吃得太少,他饿着肚子独自承受两个人的精神伤害,差点在第二天昏过去。

“不!我没想!”顾顺在明白了李懂的意思后,连续地摇头,他不会再在任何时候对李懂发起这种不当想法,他只要一想到结合那天就疯狂地想要射杀几个敌人,哪怕不用狙击枪就肉搏战。

“没什么事的话,我走了。”李懂系好了腰带,跟顾顺说了再见。

顾顺握紧了李懂的手,又在下一秒不得已的松开,他不想向导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他舍不得李懂去别的地方,他就是刚结合的哨兵,一分一秒都不想离开自己的向导。

可李懂还是在门关上后,身影消失在顾顺看不到的地方。

风把李懂帽子上的飘带吹起,又落下,李懂走出宿舍,他向着医务室走去。

刚才的错觉他以为顾顺会留他待一会儿,或者听到什么拙劣的接口他也不一定会戳穿,可是顾顺没有,李懂不知道想这些干什么,顾顺不会想要他,刚才的反应自己也看到了,八成是没戏了。

他去医务室是要检查向导屏障是否真的恢复,如果没有任何问题,他真的要感谢一下顾顺,即使是他付出的代价大了些,也对以后为他解决了很大的问题。

在与向导部的医师沟通完毕之后,李懂做了检查,他得到的结果是最好的,只是医师的话让他不太想听,多与你的精神伴侣在一起能有效的加固屏障壁垒,现在还是在恢复期间,受到创伤还是会破碎。

李懂不想太早回去,他更不想带着别的目的接触顾顺,他们之间的问题和矛盾已经无法忽略,如果更复杂,他真的怕自己无法解决,只有一走了事。百分之九十七匹配度的结合链接属于灵魂伴侣级别的链接,不建议打破,不允许打破。他不能这样一辈子心安理得的害着顾顺,得尽早解决。

他加快脚步,夜风微凉也阻挡不了他,李懂终于在熄灯之前回到宿舍。

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气氛一时间偏向于凝固。

虽然没有人说话,但发酵的情绪在空间里蔓延。

顾顺正在收拾行李,李懂进来以后他的工作便毫无进展。

“你回来了。”

哨兵突然不太敢面对向导,李懂看着就像有事情跟他说,而他完全无法预料事情的好坏,而且偏坏的概率要大得多。

李懂灌了不少水,趁着灯光还亮着,他想要好好地感谢一下顾顺。

“谢谢你,顾顺,我的屏障现在都好了。”

顾顺松了口气,原来真的不是坏事,这是李懂和颜悦色面带微笑地跟他说的第一句话。

“这不是我的功劳。”但他必须实事求是的说,也许是结合治愈的李懂,但不是他的帮忙,他给李懂带来的更多的还是痛苦。

“但我必须感谢你,请你下来,为你的头脑梳理是唯一能表达我对你的谢意的方式。”李懂坚持让顾顺从床铺上起身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他没这么正式的说过这种感谢的话,这会子脸皮发烫。

顾顺显然无法拒绝这份好意,或者说他期待已久,自己的结合向导来梳理症结,那肯定比那些笨手笨脚的向导处理的好,而且李懂的意义也不一样。

顾顺干净利索地从床上下来,面对向导身份的李懂,正经八百的这是第一次,他拽了拽自己的白色背心,意外地觉得紧张。

“我开始之前,有话要说。”李懂正在脑内艰难地措辞,他该怎么说服顾顺,他想要达成什么样的目的,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顾顺点点头,他以为李懂是接受了他们的结合链接,更有可能是原谅他了。

“我觉得我们两个这样连接也不是办法,你也不想一辈子都被困在我身边吧,这对你的狙击手事业也有影响。我不能害你一辈子,而且都是假的计划,虽然出现了突然事故,但你知道这不合适,我不能耽误你找你自己真爱的向导。等链接对你的影响不再这么大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该考虑怎么分开,所以提前习惯是有必要的。”李懂觉得自己的意思表示的很清楚,他觉得顾顺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是被高度契合的结合链接给迷惑了。

12.

“帮我做精神梳理,是因为你再也不想见到我?”顾顺眼睛微眯,他为李懂的话找出了中心思想,李懂是真的不想和他链接,他明白了。

“不是,精神梳理是因为我想要谢谢你。”

“谢我和你做你根本不想要的结合?”

“顾顺,我不是这个意思。”李懂连忙摆手,他真的是想要感谢顾顺修好了他的精神屏障。

“是那个你讨厌的精神结合做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没做的我不会承认。”

“你误会了,顾顺,我是想对你做的都表示感谢。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现在情况更糟糕,现在我好了,你可以摆脱了,不用一直和我绑在一起。”

李懂的言下之意就是他们完了,顾顺听懂了,但他头脑里的链接,还有身体全都在叫喊,拦住向导离开你,这不行,他对你一点感情都没有。

顾顺拒绝了李懂的感谢。

“我不需要,李懂,这不是我需要的。”我需要的是你的爱,是你全心全意的回应,是结合链接之外的你的真正感受。“请别屏蔽我,这就算是你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顾顺看上去很疲惫,李懂想要帮他纾解精神区域的请求失败了,他好像让顾顺失望了。可他们本来就不是真的感情,顾顺为什么要保留链接,像顾顺这样的超级哨兵还会缺向导么?

哨兵的情况算不上好,李懂开放了屏蔽,勉强习惯顾顺的情绪,他吃不准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但让他主动说出不爱哨兵,又是那么困难,他再怎样做到冷酷无情,也不能违背自己的本心。更何况意外也不是顾顺能够料到的,等哨兵发现自己是个无趣没什么能力的向导自然就会走,毕竟离他而去的人太多了,没有谁多舍不得。

“李懂,我明天要出任务,原来的部队需要我去临时支援,没有更好的人手。等我回来我们再做决定好么?”顾顺的语气说得上是恳求,他不想要李懂离开,他也不想离开这名独一无二的向导,“我要走了,那能不能亲一下你?”

李懂的眼神有点复杂,熄灯的铃声响起,两人同时抬头,紧接着灯灭了,所有人都没有照亮的光了。

顾顺觉得多半是不太可能了,这种要求李懂是不会答应的,他为什么要提出这种要求。

但嘴唇上温热的触觉又让他惊呆了,黑暗里他什么都看不见,顾顺抬起手,摸到向导的胳膊,他情不自禁地抚摸李懂的轮廓。好像这样他们才是完整的,才是真正的关系,不存在那些纷乱的误会。他一瞬间通过精神世界感觉到李懂的爱,他才发觉,李懂爱他这件事并不是错觉。

他不由自主地抬起胳膊抱住李懂,肩膀抵着肩膀,胸膛贴着胸膛,唇齿相依,再也不用分离。

无光的环境,只有彼此的心跳最为清晰,李懂和顾顺练习许久,这一刻,他们都能发现对方的呼吸和自己的是同一频率。这算不算狙击手和观察员的浪漫,即使战场上子弹横飞,距离上彼此远远隔绝,但只要他们存在,呼吸便如同一人,永远一致。

李懂觉得他不爱上顾顺是件很难的事,离开也可能很难,但他现在一点都不想顾顺再有其他向导,其他伴侣和搭档。他难以承认这份爱,但也许顾顺也是这样爱他呢,如果他们都当真了,那也许还是会有以后。就像这黑暗里的接吻,没有光,但都能感觉到火花,没有言语,但他们都觉得无需交流,因为心紧紧相连,环抱的精神世界向对方敞开。

顾顺没有要求更多他确定了很重要的事,他觉得异常满足,整颗心整个人都不再需要其他,他要的已经得到,勉强离开向导令人流连的嘴唇,顾顺说,“等我三天,不会太久,我们回来好好谈。”

李懂点头,又想到顾顺看不到,其实不谈也罢,他已经反悔了,他现在就不想顾顺离开。

“好,你回来我再决定。”

只要顾顺回来,李懂觉得没什么事自己不能答应。

13.

李懂不知道顾顺是夜里几点走的,他一觉睡到了天亮。顾顺走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想必也是不想打扰李懂休息。

但其实李懂更想亲口再说一声再见。

可如果说告别,他们俩昨晚的拥吻已足够正式,正式地像情侣一样,他不知道顾顺是不是这样不悔,但他知道自己已经忍不住想念顾顺。

一天一天一天的过,李懂压抑的心已经快要崩出胸腔,他才懂得隐藏爱意是如此的难,如果不是没有通讯,他一定要联系顾顺,哪怕只是说上一句叮嘱,哪怕只是问问他有没有吃饭。只是他不能,他只可以等待,三天就像是无尽那样,他的翘首企盼没有回音。

到了第四天,他开始想中午的食堂会做什么,会不会有顾顺最喜欢吃的排骨,会不会放顾顺最讨厌的姜,他什么时候回来,李懂就要第一时间冲上去告诉顾顺他的决定,可是顾顺还没有回来。

李懂忍不住去找了副队徐宏,可是他有什么立场去打探机密。

但他的身体不答应,驱使着他的双腿走向连队会议室,特地找到徐宏。

“副队,你清不清楚顾顺的情况,他跟我说三天就能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他没事吧?”李懂最害怕顾顺在战场上出什么问题。

临走的时候他们的精神链接还很稳妥,但这两天他一直察觉不到任何波动,他是没有再屏蔽顾顺,可是他觉得是顾顺屏蔽了他。

“我了解你的问题,李懂,别担心,作为家属你是可以知道的。”

家属?李懂从没听过谁这么称呼他,向导忽然明白结合伴侣的意义,他们的关系是官方承认的,他对于顾顺的所有情况都可以光明正大的了解。

“他们途经叙利亚境内遇到一股叛军分子,现在应该已经解决了,据我了解这次似乎有人受伤,但我想顾顺这么聪明,应该不是他。”副队的回答让李懂提心吊胆的,又给了他些许的安慰,顾顺确实聪明,但他们最近闹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别扭,会不会影响哨兵的发挥。

李懂担着心,也没有得到确切的归来日期,就好像做梦一般,这短短几天来发生的事情都是假的,简直一点都不像是真的。他想顾顺,想得快要疯了,可什么都感觉不到,就似乎没有过存在一样。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呆呆地坐在顾顺常做的板凳上,好像心底的秘密被偷走了翅膀,再也不能飞起来去寻找喜欢的人,他觉得风声里都有如潮的泣音。

夜半三更,李懂翻来覆去地也睡不着,或者说,这几天他就没有能睡好的,除了顾顺走的那天晚上他睡着了,其他时候,他不是惊醒便是难以入眠,忧心惴惴地害怕顾顺会有什么三长两短,那肯定都是他害的。

门突然被打开了,走廊的灯光招进来透出个黑色的人影,李懂做梦都忘不了顾顺的身形。但他此刻就是不敢确定。

“是你么,顾顺?”李懂坐起来问,被子堆在腿上。

“我回来了。”

听到确切的回答,李懂从上铺三下两下便来到顾顺面前,他看不清顾顺的脸却焦急地想触摸顾顺,他的手停在了顾顺的面前却没有抚摸,紧接着李懂牢牢抱住顾顺的腰。

“你回来了,副队说有人受伤了,吓死我了。”李懂的头闷在顾顺的胸腔里,说话也闷闷的。

“别怕我这不是完整地回来了么?”顾顺紧紧地抱着李懂,战场他上过很多次,但这次突如其来的袭击真的是九死一生,他害怕见不到李懂,害怕自己真的回不来。不是多么艰险的战斗,但他就是不能做到像以前一样无欲无求。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想李懂的时间多些,是出发前还是在射击后,每时每刻,他的脑海都被李懂所占据。

“顾顺,我觉得自己要害死你了。”李懂莫名的后怕,他不由得去想如果顾顺真的出了意外他会怎么样,他一定觉得难过的像个再也不能感觉到爱的傻瓜,或者像一个再也没有双脚的人没法走到任何一片自己热爱的土地。

“没有向导二十多年也活了,担心什么?做好你的观察员,相信哥是最优秀的哨兵,狙死敌人不成问题。”顾顺俯下头亲吻李懂的发旋,李懂难得没有躲开也没有瞪眼,顾顺觉得自己这次去战场也不亏。“我爱你李懂,我在战场上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想着回来见你。”

“我也是。”李懂坚定地说,“我要做你的精神向导,做你的结合伴侣。”

灵魂伴侣,结合链接,和李懂放在一起,顾顺觉得自己赚钵满盆盈,太难得了,他终于能和自己所爱拥抱一生,再也不用担心李懂会离开他。他爱李懂就像是爱空气爱大海那样不可或缺,他爱他胜过一切。

“我想当你的保护神,当你的伴侣,当你一生的护卫。”

月光如水一般,流淌在地面,映在李懂的脚边,他看到月光如霜,而顾顺的眼中都是他熟悉光亮。他们孤独而漫长的一生,再也不会孑然一身。比拥有更令人觉得幸福的事是陪伴。

李懂不觉得结合有多复杂,他从顾顺的怀抱里领会到一件事,那就是他再也不会觉得痛了。爱是破碎是自卑,爱是茫茫人海中我选择你再也不后悔。


可能会有番外,不确定别期待!

爱你们!比个心!

评论(50)
热度(500)
  1. 一碗·不辣金丝鸡明既白 转载了此文字
    @卓月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