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楼诚】(ABO)秘密01

秘密

cp:楼诚

分级:NC-17

设定:A!明楼  O!阿诚

备注:有二设

警告:OOC  黑化  微台诚(没有任何实质)

正文:

每个人都有秘密。

阿诚今天不舒服,吃早饭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但是他想着这个季节的发情期还有好几个礼拜,没有特别在意,可是他这种三重伪装在身的人也不可能丝毫不做准备,以防万一,他临走的时候从自己的应急包里拿了一支射抑制剂。

然而下午他去海关的时候就出现了特别症状,他在车里把那支抑制剂打进身体,冰凉的药物注射进血管的感觉很熟悉,是他这么多年一直在做的。

好不容易把梁仲春的货搞定,他就急忙离开了那儿,抑制剂的效果逐渐退去,他发觉这批次的药物可能没有以前的强劲,或者更糟,就是他对抑制剂出现了抗性。

他不能回明楼办公室去汇报了,他得找个地方躲着,不能露面,一旦有人知道了他是Omega那接踵而来的必然是更多的麻烦。可是,他的抑制剂还在家,所以他势必回去一趟。

阿诚闻不到自己的味道,也不知道自己闻起来是什么样的,他从没完整地感受过发情期,一直都在隐瞒自己的个人属性。表面看上去他是个beta,与alpha比资质平庸,实际上,他都快忘了自己是什么人,只记得自己该做的事。他的人生里似乎只有应该做的,而不是想要做的,也许他早已分不清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此时太阳还没落山,大哥还没有下班,明台也该在外面玩,大姐回了苏州,家里只有阿香一个人。阿香是个beta,他不用担心,迷糊的大脑还是一刻也不能停下思考,他这一身的Omega气息最后该怎么解释。

明诚尽可能停好了车,握着钥匙的手抖得根本插不进去锁孔,他不理解自己的发情期为什么会来得竟然如此迅猛,不得不按响门铃让人给他开门。

“阿诚哥,你回来啦,今天提早下班了?”

“嗯。”阿诚看都没看阿香,直接上楼打开他卧室的门,拿着应急包抬腿就要走。

“你去哪啊,阿诚哥?”明台从房间里走出来,正遇上要走的明诚。

“我去办事,文件落在家里了。”奇怪,今天他怎么没出去?阿诚心想。

“哦。”明台好像没有在意。

阿诚松了口气,拿着应急包急忙往外走,这明台也是alpha,现在,他该尽可能的远离他们。

明台从没在他二哥身上闻到过这种说不上来的味道,吸引着他凑过去。

 “等等,你身上什么味道?”

阿诚一惊,随着明台的逐渐靠近,alpha的信息素也越来越重,明诚发觉清醒已经逐渐远离他的头脑,取而代之的是模糊视线,是喷薄而出的荷尔蒙。

不好!他靠着楼梯的扶手,看着明台,这样下去非得出事!转身跑上楼,但是年轻的alpha体力更好,再者他的腿软得不像自己的。

他可不能背负勾引自己弟弟这种骂名……实在不是他曾想的,他可以是汉奸叛徒,但不能是个婊子。

然而他想这些并没有用,被压在半层的平台上,明诚身不由己。应急包跌落在附近,他应该先给自己来一针的。可他也没想过会遇到明台,怪谁呢,还不是他的发情期提前了。

“明台,”阿诚用力推拒着年轻火热的alpha身躯,对alpha来讲那太微不足道,“我是你哥,就算我是Omega,你也不能……明台!你他妈疯了!”他语无伦次,最后只求能尽力骂醒自己的弟弟。

明台的眼神清明了一些,“阿诚哥,你怎么是……Omega?”

阿诚看明台总算是好了点,根本不回答问题,抓紧时间往自己房里跑,边跑边喊,“快给你大哥打电话!”

终于锁好门,他靠在门板上,听着明台下楼的脚步声,提着的心放回肚子里。这一股劲泄了,情欲便迅速地冲破了他的防线,再没有刚才对抗的阵势和力气,西装被他胡乱地脱下来扔到椅背上,碍事的束缚被他一一解去。原本板板整整的衬衫,领口也被扯开,前两颗扣子不翼而飞。

明诚抖开叠得整齐的棉被,好像再也不能忍受了一般,迅速把身体埋进自己的单人床里,假装这样就可以与外界隔离,就可以回避他正在发情的事实。

没用的,那彻骨的欲望逼得他身体颤抖,燥热的异样抵达他身体的每一处,他似乎不再是身体的主人,发情的本能蚕食了他的大脑,只能想着释放,解脱,找一个alpha狠狠地干他。他抱紧被子抱紧自己,需要更温暖的东西,没用,这该死的发情期!

闷热的窒息感让他不得不从被子里伸出头,他不能再这么拖下去,热潮会越来越凶猛,在失去理智前他必须注射抑制剂。抑制剂就算再没用也不会让他还烧成这个样子,等大哥回来,他就可以再次以beta的身份伪装。

那抑制剂呢?

他好半天才想起来,刚才被明台扑倒的时候从手中脱离。挣扎了好一会,阿诚站在门口听着外面的动静,确定没有人才轻轻打开门。

他在楼上一眼就看到那个应急包,还躺在刚刚的位置,扶着楼梯扶手赶快走过去,捡起他救命的宝贝。

等他看到前方身形的阴影,心一下掉进冰窟窿。

“大、大哥。”他抬起头和明楼的目光不期而遇。

明楼离他有十个台阶那么远,阿诚费力地直起腰,明楼的每一步都仿佛踩在他的心上。

直到明楼站在他跟前,他才后知后觉地退了半步,拉开和强势逼人的alpha之间的距离。

这样的退后并没有任何用处,反而惹恼了丧失理智的alpha。

“你躲什么,阿诚?”

明楼扑面而来的信息素让他控制不住地向后退,再后退,没有什么能支撑他的,修长的五指紧紧攥着手中的应急包。

往日里可以插科打诨的大哥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灌满危险气息的野兽。明诚不由自主地颤栗,随后要发生的事情好像快要失控。

明楼伸手的动作,吓坏了阿诚,他的不安顺着Omega的信息素完全流露。

“你怕我。”明楼温柔地摸着他脸上因为发情而染上的红晕,得出一个精准的结案陈词。

大哥欺身过来,放大的嗅觉让阿诚苦不堪言,他努力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他的后退终于有了回报,明楼不再紧贴着打量他。但很快他发现自己高兴的太早了,明楼把他推到窗户上,掼住他的脖子,好像是对待最狡猾的敌人。

阿诚颤抖地闭上眼睛,他不敢看明楼的表情,恐惧弥漫在两个人力量悬殊的对峙间。

“你怕什么阿诚?”明楼帮他的二弟抚平胸前褶皱的衣襟,若有若无地划过衬衫下挺立的乳尖,“怕我上了你?”

明诚别过头去,躲避另一个人呼吸间的alpha信息素,还有澎湃的情欲。

“回答我!”颈子上的手收紧,明诚的的供给被切断,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担忧。

明楼终于松开手,阿诚艰难地喘了口气,对上明楼的表情他知道完蛋了,大哥生气了。

“不不,大哥,我不是怕你……你是alpha。”

阿诚说不下去,他似乎越抹越黑,明楼的表情恢复平淡却更让他觉得心惊。

“今天要不是你发情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你是个Omega?”明楼贴着他的耳朵,声音不大,却翻起明诚心里的惊天巨浪。

大哥真的生气了,虽然他的隐瞒是有原因的,但是这个秘密,他从未打算坦露。

“你根本没打算说是不是?从来都不准备告诉我们,阿诚,你真是好样的。”明楼气得连着说了两遍“好样的”。

空气中的愤怒和沉默折磨着阿诚的内心。

“我发现明家把你培养得可真好,这嘴巴可真是硬。”

“大哥说笑了。”每一秒钟对他都是煎熬,他迫切希望远离强横的alpha,又渴望着贴近至亲的大哥。他们都是兄弟,勾引弟弟不行,引诱兄长,天哪,他就算对大哥有什么想法也不敢那么做。

紧接着的状况,出乎明诚迷糊头脑所能意料的,明楼身体力行地验证他的嘴并不是硬的,是软的,柔软温热,潮湿甜蜜。勾结的唇舌让两个人更难解难分,被吻得晕晕乎乎的阿诚仿佛忘了自己身处何地,忘掉所有无关的事情,只有明楼在亲吻他。他在和大哥接吻,倏忽之间他意识到这个吻已经远远超过了浅尝辄止的界限,之中饱含的色欲让人目不忍视。一股股的湿液争着涌出肠道,沾湿内裤,他的腰被明楼搂着,不然早就滑到地板上去。

明诚微微推开势不可挡的alpha,嘴角带着鲜艳的红色,“大哥,这,这不行。”他低下头,尴尬地盯着衬衫也遮挡不住的勃起,然后发现大哥的裤子也……他不该想这些,这是不可能的,他还是把心底的绮念再压回去,“你放开我,让我自己呆着。”

“不,”明楼回复快得惊人,他手不曾松过,“告诉我,阿诚,你为什么隐瞒,你不说我会一直逼问你的。”他上下扫视着阿诚的身体,笑得从容又疯狂。

“我、我是不会说的。”明诚抿了抿嘴巴,他还不想大哥知道。这不只是一个秘密,牵连着从前还有他的任务。

“那你最好今晚都不要说,因为我会把你操到说不出话为止。”

气息拂过耳畔,毒蛇一般的语气像毒液一样侵蚀着阿诚的意志,他不能说。但又怕自己真的受不住说出来,大哥就会放任他离开,这是唯一的机会,利用与否,对于他自己,对与任务来说,没有坏处,他想要的都会得到。不,那不是他最想要的,他想要大哥的爱,但这永远都不会有,如果只是单纯地交合他可以接受,但是利用不行,暂时还不行。他现在还不能牺牲到如此忘我的地步,也许以后可以,但不是今天。

评论(53)
热度(1250)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