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黄曲】(ABO)Valentine (上)

Valentine

CP:黄曲

设定:A!黄志雄  O!曲和

分级:NC-17

警告:OOC

曲和坐在吧台边一杯接一杯地喝,在巴黎进修的失利,妻子的离开,没一件事情令他痛快。按道理来说,他为自己设计的人生,本不是如此惨淡,可是命运总是将人带到不属于自己擅长的范畴里。他真的就这么差么?对,他不够好。他一直都不是最好的,人也不够灵光,做事情总是慢半拍。就连唯一擅长的拉琴,他能达到的和那些他喜欢的琴手相必,还差得多。

他忍不住怀疑自己人生的意义,服从omega的天性吗?一辈子仰仗另一个Alpha的鼻息,难以反抗,天生就是被操的omega,也许他只能做好这个。

他努力了这么久,靠自己成为一名大提琴手,不过是无用功,哪有显露omega的本性来得快,这不立刻就有人送酒了。

这杯是酒吧特调,Happy Valentine,曲和哪里知道这是omega的失身酒,亮丽的颜色掩盖着高度酒精的实质。

酒吧里乌烟瘴气,他一个omega平时不总到这样的吧里来,顶多去清吧里喝喝酒听听歌,来这样火热喧闹的猎艳酒吧是第一次,还是他自己摸来的。

果汁的味道滑过喉咙,曲和照着之前的节奏灌下去,丝毫没觉得不对。隔着老远的一个法国人,躲过舞动的人群到达吧台这边,坐在曲和的身旁。

“Valentine的味道怎么样?”那人操着流利的法语,像歌一样响在曲和耳边,趁人不注意在omega的酒杯里加了料,小药片迅速融化,说话间的功夫已经不见。

曲和迷离着眼,认出这是刚才给他买酒的人,羞涩地用法语回答,“谢谢,还不错。”

碰了杯,毫无防备的omega喝完了杯子里的酒。Alpha又给他添了几杯威士忌,曲和这下眼睛都快闭上了。

眼镜片后面精明算计的眼神omega完全看不到,天性保护还残留着一点点,Alpha眉目虽不见猥琐,但他的味道让曲和非常不舒服。

“跟我走,咱们出去开房。”

“不,”曲和推拒的力量太小,阻挡不了Alpha的动作,“我不去,你松开。”

这里的空气混浊呛人,曲和被强迫着步履跌跌撞撞地被扶出去,旁边的酒保看得多了这种事,周围的酒客更是无关。omega酒后失身,根本不算奇闻。被饿狼盯上的肥肉,哪里逃得脱?

在酒吧后街的小巷里,曲和被压在墙上亲吻,体内升起的燥热让他更加软弱,他纵使使尽全身力气也不能抵抗Alpha的侵犯。

“不去是吧,现在就办了你。这么勾人还不要,呸!omega,婊子。”

“我不要,你放开我。”曲和不知道哪里攒出来的劲道,一巴掌呼在对面人的脸上,换来更侮辱的对待。打完之后,他被Alpha信息素逼得靠在墙根上,威压之下连站着都困难。

“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下面流水了么?湿了吧已经?”Alpha扯着他的衣服,“这么好的药给你用,配合一下。”

慌乱中曲和不知道是该捂住鼻子还是领口, “不……没有,”他糊涂的脑子开始明白Alpha混蛋给他下了药,“我不愿意!”

那法国人哪管他的意愿,不停地用信息素攻击着半陷入情热的omega,手上的动作也没停,曲和的外衣被扔在地上,裤子扣也被解开。

曲和想向人求助,可这酒吧后面偏僻,没有人来,再者看见他们都躲过去了,最近的,就是路口的一个蹲着抽烟的醉鬼,曲和心想着,没指望了,只能靠自己。他奋斗半生,不是用来让Alpha强奸的。

omega一个大力推搡开那人,腿软得跑了几步,巷子口就在眼前,曲和晃晃悠悠地扶着墙,他以为他在跑,其实不过是慢慢地走。虚浮的脚步,步步都踩在云里雾里,就是踏不到实地。

被拖回去的曲和快要哭了,他就放纵这么一次,就轻易地被骗上套,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老老实实地呆着,没有出头之日总比被流氓强行标记好。

恍惚中,他对上不到两米巷口醉汉的眼睛,曲和用中文英语法语轮番说着,“救救我,求你……”omega眼睛里蓄着泪,害怕地快要屈服了。

那醉汉看了看他没有理会,还转身走了,曲和绝望地闭上眼睛。身上Alpha深入的侵占,焦油的信息素包裹着他几近窒息。

“放开我,求你了,我不愿意……”曲和想起那些被强暴后去警察局报案的少女omega,总是瑟瑟发抖迷茫惨淡,他自己现在恐怕有过之无不及。

“放开!他说了不愿意你听不到么?”流畅的外语惊响在寂静的夜里,爆炸在曲和的耳膜边。

omega又惊又喜地听到这救世主般的降临,睁开眼看到有人来搭救他,正是那个刚才离开的醉酒的男人!太好了!得救了,曲和松了口气暗暗想,这人闻起来像是被酒精浸泡透了的果子,和刚才那杯Valentine很像。

“你他妈是谁?滚开!这是我的,想要自己找去!”Alpha语气恶劣,浑然不觉危险将至。

这边果子狸,曲和刚刚想到的昵称,身手利落一个酒瓶子招呼过去,把那个Alpha打得头破血流。被打的毫无反抗之力的混蛋,一点都没有刚才欺负omega的嚣张。

原来他是去找个趁手的武器,曲和脱离困境,抑制不住地发散自己的脑洞。

“给,你的衣服。”

曲和接过来,手上脱力握也握不住,“谢谢。我叫曲和,是个omega。”他也不知道非要加上后面那句话,还有必要强调吗,都这么明显了。

“黄志雄,Alpha,别怕。”他再次弯腰捡起来曲和的外套,给他披上,“穿着吧,晚上冷。”

“谢谢。”omega的眼睛就没离开黄志雄笔直的长腿,来回扫视着宽大外套下腰身附近的重点部位。

难得黄志雄今天遇到一个比自己醉得更厉害的人,还是个不知深浅被人差点强暴的omega,送佛送到西吧,他还有点用处。

“你住哪?我送你。”

卷曲的额发挡不住Alpha深邃的轮廓,略微下陷的眼眶媲美欧洲人的棱角,外表有些邋遢也掩盖不了英俊锐利的面容,还有他信息素的味道,曲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心盯着眼前的人。像个女人,不对,像个omega那样,评判。

曲和突然感觉小腹疼痛,之前挣扎的时候好像被给了一下,这会儿疼起来,腰都挺不直。

“怎么了?”黄志雄卷起他的衣角,“不介意吧?”

曲和摇摇头,半敞着衣襟,柔软白净的肚皮上印着一块拳头大的青紫,散发着他独特的omega信息素,他发誓现在没有勾引Alpha,反而是黄志雄的眉峰眼角勾着他,移不开眼去。

“好香。”

黄志雄按了两下,曲和没叫疼,应该不会伤到脏器。

曲和压下自己的衣服,防贼似的看着alpha,一见钟情太少,是alpha骗子才多,“你也想……是吗?”

“是。”黄志雄已经很少坦露出自己的内心深处的欲望了,他总是被痛苦和酒精包围,尝不出甜蜜,闻不到花香,但是这个看上去有些呆的omega让他难得的想要去靠近。

曲和一直都是相信爱情的,他心里有自己的一套逻辑。爱,轻如一个羽毛般的吻,又沉重地仿佛有千钧之力,想触摸爱人的眼睫却抬不起来手。

“不,不标记行么?”曲和难受地磨蹭着腿,裤链开得更大。

黄志雄别看眼睛,想了想说:“我给不了你承诺。”

“没事,”曲和自暴自弃地说,“反正现在也可以去除标记,来吧。”

tbc

-----------

情人节快乐!

肝得我快要吐血!

 @七只猫文字公寓  我来交房租了!

评论(14)
热度(233)
不可以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