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逸真衍生/双若】如影随形(短篇完stk)

如影随形
 
警告:AU  OOC  stk跟踪  不喜误入

      ——————————正文——————————

 

冰淇淋店里迎来一位顾客,他拨开浅色珠串的悬挂门帘,头不小碰到悬挂的粉色梦网风铃,叮叮当当地叫醒了老板。

“还要草莓味的?”

他笑了笑,点头。打开钱包付钱,右侧有一个可爱的女孩照片。

老板问,“是女朋友?”

他说:“很快了,祝我成功吧。”

“这也是给她买的吧,”老板猜测道,过了会儿又说,“快点搞定来照顾我生意啊。”

“我喜欢草莓味的,不是给她的。有空我再来。”青年的学生走出门外,气球装扮的墙面很可爱,适合情侣们约会。

马上就要日落,学生们放学的时间就快到了,冰淇淋的老板却拉下了铁门,关门了。

 

陈若轩最近觉得有人在跟着他,他现在又有这样的感觉了。他走到一处矮墙处躲起来,小心地回头望着身后,有一个穿黑色大衣的男人,看起来不像是学生,他觉得肯定不是。一闪而过,他转眼看那人有不见了,没看到脸,陈若轩抓紧自己的包带,手心里沁出汗。

他试探着在ATM机取钱,从反射的镜面上看到街对面有一个黑色的身影,一身黑色,脸也挡在兜帽里。他走出来那人就不见了,几乎以为是幻觉。然后他看到几个不认识却总是围着他出没地点的人,有特殊的打扮,叫他一眼可以看出,谁在跟着他?为什么盯着他?劫财?还是他的被害妄想症?陈若轩发觉上课来不及匆匆走了,心里的疑惑却更甚,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生病了。

起初他没在意,甚至大意地忽略,还给自己买了冰淇淋压惊。但不安盘旋催着他焦虑的寻找,总是抓住一丝的线索就断了。他越来越感觉到那个人的存在,彰显着不可忽视的压迫感,迫使他焦灼如困死的飞虫。陈若轩可以确定自己被人跟踪了,而且是个男人。

“又来了?你女朋友呢?”

陈若轩走进冰淇淋店里,买了一大份彩色碗的坐在店里的小桌子旁。

“我最近有点事,”陈若轩不知道该怎么说,“没法去哄女孩,多半是吹了。”

老板安慰地给他个眼神,微不可察地笑了,“还有更漂亮的,咱们学校女生多,不怕。”

“你也是藤大毕业的么?你是学长?”

“不是,而且我没毕业辍学了。别叫我学长,听起来太生疏了。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张若昀。”

“张老板,”陈若轩说完自己嘿嘿地笑起来,“哈哈哈,我是陈若轩,体育生。”

“我知道。”张若昀轻声说道。

陈若轩面露惊讶,“你知道我?”他心想自己是评出来的院草也不会连店主都知道吧。

“嗯……我看到过你在操场上训练。”

原来是遇到过他训练,知道他是体育生也不奇怪了。陈若轩压下心中的疑虑,高兴地吃着冰淇淋。

“少吃点凉的,年轻也容易闹肠胃。”

“没事,我喜欢吃。”陈若轩笑得像只缩成团的兔子,“我不来谁照顾你生意。”

张若昀看起来也谈不上是高兴,也许是自己一个顾客也并没什么价值,陈若轩安静地吃着自己的冰淇淋碗。

“谢谢你经常来。”

陈若轩又开心起来你,老板还是很喜欢他的。

“帮我看一下店,我下去取一包原料。”

“可是我不会打冰淇淋啊?!”陈若轩一听要担此重任有点难以胜任。

“很简单,”张若昀说,“高材生来我教你。”

陈若轩盯着张若昀骨节分明的手,学习模仿着动作。

“来试试。”张若昀递给他一个蛋筒。

紧张地拉下出冰淇淋的开关,陈若轩左手转着蛋筒,让冰冻的奶油条旋转着叠落成一座小山。

张若昀吃了一口接过来的冰淇淋,看着陈若轩期待的眼神,很甜。

“还不错。”张若昀夸奖了少年,看到熟悉明媚的笑脸。“这个就给我吧,你的第一个杰作,别给客人打太多我会赔本的。”

“哦,知道了。”陈若轩答应道。

冰淇淋被张若昀搁置在水台上,他不喜欢这样甜腻冰凉的食物,揭开地窖的暗门,从窄方的入口进去,地下室的暗门就大喇喇地打开着。

等了半天也没有一个客人,陈若轩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四处转转,发现门口的open被风吹成了close,怪不得没人来呢。

他又等了十分钟,自己的冰淇淋都吃完了。张若昀迟迟不上来,不会是摔倒了吧。

陈若轩在地窖口喊了两声,“张若昀,昀哥——”

没有回应,他有些担心是不是真的出事了,下面一片黑,看不出来情况。陈若轩拿起手机打开闪光灯,挪着脚步走下地窖。

好黑啊,除了他手机发出的光照亮的地方,一点亮都没有,他慢腾腾地像在蹚水似的往深处走,地窖比上面的店还大些,“张若昀?”陈若轩喊了一声,有回音,还有微弱的奇怪的踢踏声,是上面来客人了么?他手机扫到墙上的开关,得救一般地冲过去打开。

呲啦。电流划过的声音,灯开了,光明照彻地窖的暗室。

陈若轩被晃得睁不开眼睛,扶着墙上不小心碰掉了什么,他捡起来不大的纸张。

是张相片。

像挂在细麻绳上的风景照,但是他吃惊地发现,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人在这上面。

是他自己。

陈若轩适应了吊灯的亮光,缓缓转过头扫视整间水泥坯的暗室,有一面墙上的一大半贴着白板覆着层层压叠的照片。台子上是清洗照片的工具,还有另外的隔间。他走到那面墙的前面站定,震惊地看着一整墙的照片。每一张照片里都有他,这像是网织的噩梦,束缚着他四肢裹着他的身躯,紧紧缠绕不能逃离。

陈若轩惊呆了,他盯着这些照片说不出话来,边角上的摄影日期竟然有去年的,他不知不觉中已经被人跟了一年了,如果今天不是他下来地窖,还要被跟多久?不,不会太久,他已经感觉到了那个人逼迫的挺进,离他越来越近,近到可以缠缚住他。连呼吸都受阻碍,就是爆发的时刻。陈若轩秉着气息转过头,张若昀站在陡峭的台阶上正注视着他。

逆光的身影与他记忆里的那个黑影重合,恶魔重现在他的噩梦中。

“发现了?”张若昀笑得意味不明,晦暗又轻易,他丝毫不诧异地走下台阶,一步步地逼近。

陈若轩说不出话来,后退两步,他从没见过变态,还是伪装的如此好的禽兽,他都不敢相信这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竟然是真的。

怎么能有人做出甜蜜的毒药,一次次地向他温柔示好,甚至还在刚刚信任地让他看店,明明是光明愉悦的相遇,现在却被荆棘枯树围绕,陈若轩想到往日里看到的英俊体贴甚至是关心特的店主,现在却如同深渊里爬上来的魔鬼,将丝丝的黑气顺着无光地下蔓延过来。

“竟然是你。”陈若轩咬着牙扣着工具台,他已经无路可退。他想要看清这是何种的妖魔,能迷惑他一次次地忽视重要关键的线索。他不是毫无察觉,早早关门的冰淇淋店,正常的下课时间却不营业,试吃的甜点免费送上。

感受到实质般的视线,张若昀视若无睹,自顾自地从白板里精准地抽出一张照片,那上面只有陈若轩一个人,是张侧脸,黑与白被光线分成两个世界,交界鲜明却又不得逾越。

“送给你。”

陈若轩的手被抬起来,照片妥帖地放进他的手里,交锋的视线却不如他想的那样充满硝烟,湿腻的蛇芯子舔过他的手掌。

陈若轩急急地收回手,仿佛重现掌握了自己身体的主动权,跌跌撞撞地跑出地窖。

时值夏日的下午,太阳光强烈炽热,陈若轩好像回到了人世,想也不想的把冰淇淋店抛在身后跑远。

过了几天安生的日子,陈若轩照常去上课,好不容易摆脱噩梦,淡青的眼圈还没消失。

但是,在他瞥到与他不远不近的距离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这次竟然不是黑色的外皮,张若昀明目张胆地穿着白色的衬衫,蓝色的西裤,头发整齐地抹上去,看起来十分清爽干净,回头率在校园里不低。陈若轩想起自己梦里越来越清晰的黑影,不再是没有脸的怪物,而是一副斯文禽兽样子的张若昀。

他害怕,想要逃脱。

张若昀现在连伪装都懒得弄了,打扮得光鲜亮丽,他本来就不比学生们大多少,又长得出色,稍微礼貌一点便哄骗的许多女学生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再奉送一个微笑,几近于完美。张若昀整了整衣领,长腿一迈向着陈若轩的方向走过去。

陈若轩不安地躲着,走在熙熙攘攘的上课大军里,他开始猜测张若昀什么时候能换个猎物追捕,会不会有新的目标?是不是不喜欢他了。忍不住回过头去找寻那抹白色的人影,陈若轩有些失望,张若昀没再跟着他,他转念想到这样岂不是更好,没有如影随形的变态跟着才是常态吧,他悄然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跟踪狂的存在。

“嘿,”有人拍了他的肩膀,“陈若轩上课啊?”

陈若轩打了个哆嗦,原来是他认识的其他系的同学,他还以为是……

“想我了么?”

身边突然冒出的熟悉的声音,陈若轩意识到张若昀还是跟上来了。他躲避着来自另一人的碰触,但张若昀勾着他的肩,两个人靠得极尽。

陈若轩深吸一口气,抱紧自己的书,挣脱两下被按住。

耳边湿热的气息黏腻地喷洒着,他们胳膊贴着肉,陈若轩穿着T恤能感觉到张若昀衬衫下肌肉的热度。“你要是挣开了一会儿我就去课堂上找你,跟你们老师说我是陈若昀,是你的哥哥,跟你的同学打招呼,让他们都认识我,你说好不好?他们肯定会相信的,咱们俩的名字有一个同样的字是不是?”

陈若轩偏过头,尽力躲避着那些直戳他心脏的话和迷惑他的脸,他恨不得闭上眼睛堵住耳朵,“你想要干什么?别以为我不会报警!”

“那你早干嘛去了?”张若昀嗤笑一声,他早就看得通透,把握人心和触碰底线这样的事情他不知道比陈若轩厉害多少倍,“别说气话,你都出汗了。”

“你离我远点。”

张若昀没有逼得太紧,他就和陈若轩肩膀挨着肩膀地走在路上,稍微向右偏头,“往这边走。”

陈若轩内心斗争一番,还是跟着张若昀走了,他的课肯定是上不了了。

两个人越走越偏离主干路,直到去食堂的小路上,荒草从地砖里挤出头,这不是吃饭的时间点,根本没人经过。

陈若轩决定伺机离开,但似乎张若昀也清楚他的想法,紧紧扣住了手腕不让他跑。陈若轩停下了脚步,狠狠地将张若昀的手拨开,“你这个变态,跟踪狂!”

不怒反笑的张若昀着实吓到了被按在墙上的陈若轩,他又看到了地下室里的那种笑,可怕危险,看他的眼神也是盯着被狩猎的食草动物。

“别这么看我。”陈若轩推了一下挡在他面前的男人,结果手却被抓住,他想起来上次被舔舐的手掌,着急地想收回来但收效甚微。陈若轩放弃了这个想法,说出了自己最近的祈望,“张若昀你别再阴魂不散地跟着我了。”

“可是我喜欢你。”

陈若轩心想明明他才是被危机锁死的受害者,也许明天就被眼前这个变态给分尸,但是为什么张若昀的眼睛里闪着无辜的亮光,好像他如果拒绝了,或者是不让他继续跟着了都是罪大恶极。

“你不喜欢我?”张若昀反问道,他没拿出来算计人心那一套,只凭单纯的心念就可以打动他天真善良的小白兔。

“我、我不……”陈若轩无法说出来,他望进张若昀的瞳孔深处,扪心自问是不是期望这个长相明亮的偏执跟踪狂找到新的被虐对象。不,他希望只有自己一个,唯一的一个。

张若昀凑上前来,他们本来离得亦不过是一臂之遥,现在更近,几乎是面贴面,呼吸都喷洒在对方的毛孔上。“你也喜欢我。”

张若昀的声音像吹奏的催眠之音,陈若轩着了迷地听着缓缓吐出的话语,他虽然睁着眼睛不住打量对面的男人,却好像失去了自我的意识,被诱惑着吃了毒蛇的禁果,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关上了分辨是非的能力。

张若昀得意地笑了,他找到了最合适的猎物,不是要多么的优质,但是必须是足够的可爱和听话。配得到他极致的喜欢和爱,亲吻和拥抱。

先是交融的呼吸,灼热的体温,陈若轩昏沉地似乎被刺入了麻醉制剂,接踵而来的是挤压的柔软,濡湿的舌尖顶着紧闭的牙关,湿湿潺潺地贴着贝齿游走。

张若昀捏起陈若轩的下巴,迫使着人把嘴张开接纳他。温柔的缠绵不见,凶相毕现地扫荡着齿尖,软和灵活的舌头勾着陈若轩的一起共舞,痴连的水线沾湿了纠葛的唇齿,肌肉酸涩才勉强停止,最后舔了舔陈若轩的嘴角,张若昀优雅地吃完了他的甜品。

“我爱你。”

尚未睁开眼的陈若轩被震醒,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能无限地拖延下去,他不应该接受却又不想要拒绝,沉醉而痴迷的爱还是占有他已经难以分清。他无声地凝视着张若昀,把抉择的权利交出去,但这样就几乎于宣判自己的死刑。他不能否认自己已经迷失,纠结又无望地喜欢上一个即将占有他全部的变态。陈若轩垂着头,好像斗败的小兽,渴望着主人的爱抚。

“听话,我会给你所有你想要的。”而你也会满足我的。

张若昀牵起陈若轩的右手,轻微细致地啃咬,卷着指尖深沉地舔舐着。

应该是fin?

评论(13)
热度(57)
梦里会好过一点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