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林秦】私人订制(又名:秦明订了一个性爱机器人)03

 文案:秦明一时冲动订制了一个男朋友机器人,这个高科技智能机器人和林涛长得一模一样。

预警:AU    机器人君的ntr?

分级:NC-17

正文:

01-02

03

秦明加班到了挺晚,他甚至都觉得累,后背痛得要命。他看了一眼手表,九点多,还可以把报告写完再走。

他突然想起来,家里有一个新来的。

秦明腾地站起来拿上外套,迅速地把电脑关机检查门窗,关掉法医科所有的灯噔噔噔下楼,铁皮台阶被他踩得哐哐响。他急切地坐进自己的车赶紧往家开,一边提醒自己慢点,一边又归心似箭,生怕他的人形犬类把家都拆了。

在拉锯自我中他到了家,在车里观察了一番没有特殊情况,秦明把车停好掏出钥匙开门。

屋里一片漆黑,秦明凭感觉摸到了墙上的开关。

开了灯后,秦明站在门口巡视屋内,他家似乎没有被毁的迹象。放心地换上舒服素面的拖鞋,秦明进屋随手把钥匙放进了门口的置物筐里。他左看右看也没找到林涛,奇怪,哪儿去了,不是吧,机器人也会离家出走?

“林涛?”秦明轻手轻脚地找着,好像怕吵醒谁似的,可这屋里除了他根本没有其他人了。他有点害怕,不会这么快就要失去林涛了吧。

美梦醒来的总是如烟火般转瞬即逝。

秦明有些慌了,这该不会是个恶劣的玩笑?机器人是林涛假扮的,故意来整他?秦明怒不可遏,一把扔了给林涛做的半成品夹克,他看着布料支棱地戳在垃圾桶里。

但一番思考之后秦明又否决了刚才的想法,没人会这么无聊的,是骗子么?他有些懊恼轻易相信购物平台。

但他还是没死心,各个角落都不放过,从浴室转到工作台,脚下一绊,秦明毫无形象的趴在他家的地板上,抬头竟然发现害他怀疑人生的林涛。

书桌脚垫上窝着人形宠物正是秦明找了半天的机器人。

看起来好像睡着了,秦明眼神略微呆滞,他盯着休眠的林涛想要暴躁地打一顿,喜怒交杂又束手无策,他不知道这种时候是要叫醒休眠的机器人,还是要等他自动醒过来。秦明摸了一下林涛额前的头发慢慢抱住毫无知觉的机器人,没出声音也看不到表情。

在洗漱之后,秦明又拿出来小册子查阅日常维护守则。

“机器人可以不用进食,必要时进行充电,休眠待机时可以通过接收主人的语音及机器人确切称谓唤醒。”

秦明蹲在桌子旁边试着在林涛耳边叫了两声,轻轻戳了戳机器人的仿生皮肤。

“林涛,你怎么睡这了?林涛?”

“秦明!你回来了!”林涛从休眠中醒过来,他又有了新的问题,“秦明,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啊?”

“我要加班。”秦明假装得很冷静,但林涛的表情让他觉得这不是理所当然。

林涛坐起来,盘腿坐在秦明的毛绒脚垫上,“我按程序给你做了晚饭,但是你没回来吃。”

天哪,秦明忍不住搓手,他辜负了一个刚出厂没几天的小机器人的纯真情感,秦明发自内心地觉得罪不可恕,他不由得尴尬起来想说点什么却又不会说安慰的话,他该怎么做才能安抚好自己的机器人。

好像根本没被冷落的林涛积极打破沉默,手脚并用地从地板上爬起来,他对秦明说:“热一热给你吃。”

秦明一点都不饿,但是他只能说好。

“你能吃饭?”秦明很好奇,他记得说明书上说全方位高智能机器人(简称全能机器人)可以少许进食转化为能量。

“想让我陪你吃?”林涛狡黠地笑笑,那样子简直和林涛如出一辙。

秦明晃神地点头,被催眠似的走到餐桌前坐下。他看着林涛的一举一动,神肖酷似的眉眼和身形,让他痴迷地走在如同漂浮的幻境里。

林涛端着盘子坐在他对面,两个人在不大的餐桌上对视。

秦明仔细地端详着,太像了。

“吃。”林涛把筷子塞到秦明刚洗过的手里。

“谢谢。”

林涛笑意盎然,“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为主人咳……秦明做的,营养均衡搭配合理适合你,我计算过了。”

秦明试着夹起一根芹菜,不解地问林涛,“这是哪来的?”他家明明没有芹菜,这就有点可怕了。

“哦,我看你冰箱里只有矿泉水和啤酒,就破解了你的支付宝密码买菜去了。”林涛自然地展示了一下二维码扫描技术。

无话可说的秦明咯吱咯吱地咬着芹菜发泄,怪不得今天有一笔钱从他的卡里划走,幸亏他看到的晚又没有多少,不然真的要报警了。不过现在全能机器人这么普及了么?满大道都是的地步?收银员不觉得奇怪么?秦明觉得自己仿佛被好奇宝宝附身,他简直身处超智能世界。

“好吃么?”林涛的声音将秦明拉回神,并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盯着他的主人。

秦明从来不知道真正的林涛会不会做饭,也没给他做过,他又夹起了其他青菜放进嘴里嚼着。

“好吃。”一向刻薄的秦大法医毫无刁难地点头,即使是他最不喜欢的芹菜他也说服自己一点点吃掉。秦明抬起头来,“你怎么不吃。”

“我怕不好吃。”

突然被哽住,秦明端起手边的马克杯掩饰。

果然啊,机器人的逻辑和普通人不一样,太过直接,秦明想,但是他喜欢。

秦明瞥到林涛短一截的裤子,好眼熟,不过这牛仔裤是哪里来的?

林涛似乎看出了秦明的疑问,“哦,这是你的,在衣柜里压箱底我翻到的。”

看着林涛这求表扬的姿势,差点喷水的秦明表示,做衣服或者买衣服需要尽快提上日程。

吃完了晚饭,秦明发觉睡觉是个问题。

林涛正在水槽洗碗,秦明坐在书桌前写报告。他删了又改,思绪却不在这上面,他的眼睛来回在沙发和床之间梭巡。

林涛到底睡在哪里好?

困扰着的秦明把电脑关机才想起来没有保存也没有发到邮箱里,算了,气恼的秦明觉得自己反正一晚上写的也都是垃圾,措辞都用错。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明天早上去警局再写也来得及,他向来超额完成任务,这点东西写起来不在话下。但是他面临更大的挑战,是让林涛继续睡沙发还是和他挤一张床?

和形似神肖的暗恋对象一张床,他真的不能保证自己会做出来什么禽兽的事来。如果今晚睡在一块,他不可能丝毫不心动,像上次一样躲过诱惑简直是不可能的,让林涛从浴室里出去用了他多大的毅力,相信他这真的不容易。

林涛闻起来很干净,连寻常男子身上的汗味都一点没有,油烟味也不存在,清新的就像刚喷水的花朵,都是清澈的香水味。他过来了,秦明不用回头就知道,这两天晚上都要缠着他回答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美其名曰是做他们机器人世界的测评。

“好了,睡觉吧。”秦明拉下缠在他脖子上成年男子手臂,他已经疲于应付那些意义不明的问题了,甚至还有他同事掉水里救他还是救同事那种问题,这那当然要看这个同事是谁了。

“你心里在想谁?”林涛说,“你都不打算救我,我好伤心。”

秦明不肯回答,他在想林涛,只有真正的林涛才能让他朝思暮想。

“机器人不会伤心。”秦明反驳道,试图为自己减轻一点负罪感。

“但有感情的智能机器人会。”林涛窝在秦明的沙发上,长腿无处安放蜷缩着。

无可奈何的秦明没办法为自己辩白,他也不知道机器人AI这种的新人类到底会不会有情感。但是他知道人类是靠情感来记忆的,刨除情感,记忆将全部倾覆。

“好吧,别伤心,我一定会救你的。”不可替代的人,他必须全力去救。

林涛表情复杂,看上去错乱了一样。秦明觉得有点好笑,还说自己懂感情。

“床够大,一起睡吧。”

挣扎了半天,秦明还是不能无动于衷地看着林涛睡在沙发上,机器人全身的零件都在说着不舒服。

“太好了!可以和主人一块儿睡!”林涛像个大型犬一样把秦明扑在床上。

秦明抱着毛茸茸的头,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对不对。

未完待续

评论(22)
热度(257)
梦里会好过一点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