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林秦】私人订制(又名:秦明订了一个性爱机器人)07-08

文案:秦明一时冲动订制了一个男朋友机器人,这个高科技智能机器人和林涛长得一模一样。

预警:AU    机器人君的ntr?

分级:NC-17

正文:

01-02 03 04 05-06

07

“你也觉得舒服么?”秦明问。

林涛点头,“这是类神经反射系统,直接产生刺激,使主板生成类似于人类愉快的感情。”

秦明认真听着,甚至还记下来几笔。

“你怎么突然对我有这么大的兴趣?”林涛走过来去抢秦明的本子。

“我、我要写研究报告。”秦明躲过魔掌,把自己的笔记本收起来,挡着林涛的视线上了锁。

林涛面露笑容,狡黠地说:“我还以为你突然对我有了性趣。”

秦明回想自己刚才想要把林涛的身体剖开,看看他的内部设置,把那个地方改小一点。但是说明书上的解释不够详细,他怕太过高科技无法安装回去,再修不好他就要失去他的机器人男友,这太不划算,还是他花了二十年的积蓄买的。人财两失,这想想就令人难以接受。

“那你在出厂后有没有其他的名字?”秦明岔开话题。

“没有,你给的名字就是唯一的。”林涛认真地回答。

也不知道林涛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秦明被他突如其来的郑重扎了一下。如果他爱上家里这个机器人,是不是说明他变心了,可他确实爱的是林涛啊。秦明皱紧了眉头,他的理性思考已经不能帮助他弄明白到底爱的是谁这个问题。

天气逐渐热起来,秦明想着要给他的林涛换身衣服了,所有的都要换。

他们要是能去逛街就好了,但是如果被人发现这个林涛不是警局里的林涛就不太妙了。秦明暂时还不想跟任何人解释这件事,而且一旦暴露恐怕让就得直面这件事的根本。秦明总想着瞒一天是一天,从未打算过向谁承认他机器人林涛的存在。

可这似乎对他不公平,秦明望向坐在沙发里看球的林涛。

阳光正好,却令秦明觉得刺眼,他恍惚间觉得梦想成真,但又转瞬明白这不过是泡沫。

他的心脏一阵揪痛。

不可回避无法言说的秘密,甜蜜也是痛苦。

秦明是个聪明人,即使他做了自己觉得愚蠢的事,仍然还会找补救的办法。

他突然走到沙发前,拉起来林涛,“跟我做个动作。”

机器人一脸疑问地看着秦明,上一秒他还沉浸在体育频道里。

“这样,手掐腰。”

林涛跟着秦明做,这是你就跟我这样做的游戏?可这不是幼儿园的经典活动么?

“秦明,你发烧了?”林涛摸摸秦明的额头。

秦明甩掉了林涛的手,一脸嫌弃地说:“快做!”

林涛只能按照秦明的意思,毫不违背地遵从,站在地板上。

“保持。”秦明围着他的林涛转了一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嗯太水了。“你把背挺直,腿站直,你可是个警察。”

“他是警察?”林涛问。

秦明脸色不太好看,他第一次在机器人面前提到他的原型,这让他觉得不好受,却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

空气沉默地令人窒息。

秦明和林涛同时开口。

“你就是完全照着他的样子做的。”

“你如果不愿意说我可以当不知道。”

秦明深呼吸,他觉得自己做的不太好,左瞒右瞒,使他变成一个骗子。他从前最讨厌说谎的人。

“我猜你一定是有喜欢的人,你的眼神,骗不了我。”林涛率先打破他们间第一次如此尴尬的场面。

秦明无奈地点头,他张张嘴似有千言万语,开口却期期艾艾。

“他是我的同事,刑警队的队长,跟你,你们长得一模一样。”秦明努力想让自己听起来没那么混蛋,“但是你们性格不太一样,他不太会做你擅长的这些。他警察专业非常好。”

“我也会,”林涛眨眨眼,“别忘了你的那些设定,散打冠军,擒拿冠军……”

“行行行,别说了。”秦明单手捂着脸,他就说订购机器人是个不可挽回的错误。“他出差回来了。”

“所以你想要我去哪躲一躲?你们要滚床单,我在确实会非常尴尬。”林涛恍然大悟。

“不不不,不是这样,”秦明赶紧否认,“不是,我想给你买衣服,但怕被人认出来。”

林涛露出吃惊的神情,但随后很快消失,“这不简单,你告诉我他的事情,我们出去即使被认出来也能撑一下,专业知识我也可以速记。”

“这么容易?”秦明摸着下巴思考,他心里有声音叫嚣着,这可以,没谁应该见光死。

“要不要试试,你可以教我他的姿势,你喜欢他怎么对你。”林涛缩短他们间的距离,在亲密的私人范围内说,“你想要他怎么肏你,说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实现。”

秦明向后躲着,靠在桌子上,微微后仰着身体,躲着侵袭的机器人,却还是没逃过最后的交流在床上进行。

“你性子这么冷硬,一定是没人对你好。”

急于反驳的秦明被一个吻堵住了嘴,紧接着他又听到他的机器人说,“从今以后你有我了,我对你好。”

眼泪差点掉下来,但秦明坚强地忍住了。

 

---------------------------------

 

林涛本尊即将登场——

 

08

秦明正常来警局上班,踩着点进了办公室打卡。

“老秦,你今天看上去不太一样啊。”

大宝围着秦明转过来转过去,鼻子不停地嗅着。

秦明咯噔一下,不会留有什么味道吧,他心里有鬼,也跟着闻了闻西装袖子。

“到底怎么了?”秦明忍不住发问。

李大宝转回自己的位置,故弄玄虚的说道:“春天的味道。”

秦明嘲讽脸上线,“你过傻了吧,夏天都到了。”

“夏天到了您还穿三件套,秦科长你不觉得热么?”李大宝一脸不耻下问的表情。

“早晚凉。”秦科长施施然地回到自己的座位里,毫不留情地怼回去。

椅子都坐热没几分钟,快半个月没见的林涛踩着梯阶上来,秦明几乎能听出来那是属于林涛的脚步声。

他虽然前两天就知道林涛回来了,但是一直没有案子没碰面,今天应该有案子了。

“秦明,”林涛上来连早上好都没来得及说,“走,死了四个人,叫上新来的。”

秦明点头,起身拿上工具箱,喊了李大宝的名字,跟着林涛去出现场。

两辆凯迪拉克相继驶离龙番市警局的门前,一白一黑,警笛轰响。

尸体有些惨不忍睹,秦明和李大宝验了许久才查出来致命伤。

林涛作为刑警队长却没有问这个,秦明被他拉出来抽烟,还以为他要感慨死了这么多人凶手是得多穷凶极恶。

没想到林涛提起来的事情让他吃惊。

“那个,老秦,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啊?”秦明满脸都是疑问,这都哪跟哪啊,一个两个都不正常。“早上不吃饭饿昏头了?”

“你看起来,挺好的。”林涛欲言又止,“真的没有女朋友?”

“没有。”秦明老实地摇头,但是他可能有一个男朋友。

中午三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林涛和李大宝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当着秦明的面就说起来,丝毫不避讳。

“看起来跟抑郁症都好了。”

“是啊是啊,死人脸都不见了。”

最后李大宝有一个词来总结,“意气风发。”

“我借调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

林涛喝着汤,羹匙拿了好久也没想明白。

“你们俩,不吃饭就出去。”秦明脸色不好看,谁得了抑郁症,谁又是死人脸了?!他不就是笑得比较少比较假,至于么大惊小怪?

“你薛定谔的宝宝怎么样了?”大宝八卦完秦明又开始八卦林涛。

林涛放下饭碗,“不太好,恐怕是留不住了。”

李大宝闻到不同寻常的味道,追问道:“怎么回事?”

“你就别瞎猜了宝哥,我忽然想明白了某些事情,身边的可能才是最好的。明明珠玉在侧,却一直眼瞎。”

“那真是恭喜了。”

秦明飞快地吃完了碗里的饭,他一句都听不下去了,“我吃完了。”

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林涛这样若有若无的撩拨,世界上最大的恶意和错觉,就是你喜欢的人可能也喜欢你。

秦明快步走到男卫生间里,他忽然无法忍受这样的关系即使已经有好几年是这样,但他就是忽然觉得受不了了。这样太过于病态了。

有人进来了,秦明决定出去。

刚打开隔间的门就看到林涛收回去的手。

“秦明,你没事吧?我看你好像不太高兴。”

“没事。”秦明好像老鼠见了猫,刚才鼓起来的勇气消失得无影无踪。又好像被捋顺了毛的猫咪,林涛的关心又安抚了他。

“那我们回现场吧。”

斗争毫无结果,秦明很不甘心,但又没有什么好办法,秦明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被林涛和大宝早上夸过的好状态已经一扫而空。

也对,秦明的天空总是电闪雷鸣的,要不就是在酝酿乌云漫天的途中。


未完待续

评论(35)
热度(241)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