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林秦】私人订制 14-15

文案:秦明一时冲动订制了一个男朋友机器人,这个高科技智能机器人和林涛长得一模一样。

预警:AU    机器人君的ntr?

分级:NC-17

正文:

        01-02 03 04 05-06 07-08 09-10  11  12-13

        14

        林涛的眼珠反着光很亮,像黑暗里突然开了灯,“秦明,看着我。”

        他的目光如广阔大海般的深远令人无法拒绝,但又只包含着你,盛着的似乎是最浅的一湾清泉。

        “秦明,你喜欢大海么?”林涛简单地发问。

        对这些毫无意义的风景秦明没有多么强的想法,他既不喜欢也不厌恶,他又猜不透机器人的心思,便直接问林涛:“你是不是想去看海?”

        “看海?”林涛反问,他没想到秦明认为他有这样浪漫的想法,机器人笑了笑,“我没看过海,那咱们明天去海边吧。”

        秦明点点头,周六没有事情应该可以去,而且海边也不会那么容易看见他认识的人吧。

        “我想问你个问题。”林涛又恢复了刚来时候好奇宝宝的性子。

        “嗯。”秦明低着头帮林涛冲头发上的泡沫。

        机器人问:“你觉得我和林涛有区别么?”

        秦明手上的动作一顿,似乎陷进了某段莫名的回忆。他似乎和机器人讨论过这个话题,总是不了了之,“你们,不太一样。”

        “秦明,你把泡沫都冲到我眼睛里了。”林涛就着秦明的手洗着脸上的白沫,今次他不打算再转移话题继续说:“假设,一个人知道另一个人的所有事情,会他所会的专业,长得和他一样,思维方式也差不多,那还有什么区别?”

        沉吟一下,秦明若有所思地开了口:“理论上来说,客观看是没有任何差别,但是主观上是不同的。只有被代替的那个人会觉得是不同的,对其他人来说应该是没什么分别。”秦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说的很笼统但是林涛却听得明白,甚至这就是他想要的答案。

        “我也是这么想的。你说,我可以代替林涛么?他比我好么?”他的眼睛一刻不离秦明好像在记录秦明的每一个表情。

        秦明一时无语,他刚才明明说是没有区别,但他此时此刻还是并不认同。

        “不,你是你,他是他。”

        林涛看上去也不生气,他说:“你答错了,本来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还有改的机会?”秦明旋即改口道,“你就是他,他就是你,行不行?”

        水温有些下降,但是机器人又不会感冒,坐在水中的林涛比秦明矮一大截,式微的情况并不多见,他笑着向秦明招招手,“你凑近点,我告诉你,哎呀近一点儿。”

        “这又没别人,神神秘秘。”

        秦明关了淋浴头,耳朵离林涛很近很近,“到底什么啊?”

        随后,一连串的轻吻如同水花一样绽放在他的耳边,落下去让人简直以为是错觉。

        秦明想不着痕迹的躲开,他不习惯这样突如其来的亲近,可他又狠不下心这样对他的机器人。

        “Resley827,出厂代号。”

        秦明愤怒地扔下给林涛擦头发的毛巾,溅起浴缸里微弱的水花,可这愤怒如同纸老虎,一戳就破。他想起来昨天的事,又怪不起来。

        “不是说没有代号,机器人还说谎。”

        “别生气,我没骗你只是没告诉你,要不怎么能说是秘密呢。我不会骗你的,秦明,你是我的,主人。”

        林涛拉住秦明的衬衫让他低头,闭上眼睛交换着如胶似漆的吻。

        这次秦明没有妄想着去躲,他的手指插进林涛湿漉漉的黑发里,弯下腰亲吻着这个让他陷入困境的“人”。他难以捉摸此刻的想法,但绝对不想克制内心里涌动的欲望。

        湿气蒸腾在不大的浴室间里,镜子上的水蒸气让一切都模糊起来,难舍难分的影子痴缠着好似静止,呼吸间的温度都是炙热。

        但是还没有发展到林涛以为的最后,秦明不解风情的冷淡语调又响起来,“我看见你了,花坛里的是你吧?”

        林涛不说话,他垂着头听着法医所说的鞋边的泥土还有他身上的花叶,都存在在小花园的各个角落里,在他没注意的时候,却被秦明看在眼里。

        “难捱么?”秦明问。

        他说不出心里的煎熬,那几个小时他就好像在地狱里,时空洪流的夹缝里,身上被飓风刮得全是伤口,心脏上全是裂痕。林涛眼神黯淡,但他的珍宝被灯光照得明亮。

        “机器人,不会痛。”

        这不是秦明想要得到的答案,他徐徐善诱地问道,“蹲了多久?”

        林涛摇摇头,大概是一直到他们完全闭灯,才敢凑到后院的玻璃窗上来。他看见往日的位置没有被人霸占,令他的心底产生异样的愉悦,疼痛交杂着愉快,隐隐作痛的伤口里填进蜜糖,悲伤里还藏有庆幸。他只想在秦明的心里留下不可填补的一小块位置。

        见林涛再怎么都不肯说,秦明无可奈何地抱了抱他还没看过高山与大海的机器人,有一瞬间他想说,要不就这样吧,也很好了。

        可人的贪欲总是难以满足的,秦明咽下去涌上来的话,苦涩的味道弥漫在刚刚还甜蜜的空间里。

        他不知道机器人的祈求,如果他说出来了,事情可能会不一样。但这世界上的好那么少,又何来如果。

 

        15


        海边之约又被秦明的工作打败,爽约的秦明心里空荡荡的,他答应之后带林涛去,可是一直都没有。而且秦明最近的约会次数越来越多,这对他与真人林涛的关系是个好事。

        但很显然有人不这么认为,严格意义上说,不是人。机器人林涛感到突然的危机,这种潜伏很久的预感终于爆发,他被迫踏进了人为制造的混乱里。他无法也没有权利阻止秦明的行为,他想用自己的办法来重新让主人回到他的身边。

        搜索了网上的一些技术帖子,有一些做法并不适合他的身份去实施。机器人林涛前所未有的焦躁,秦明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复杂,问起来又不说。而他心里的问题也积攒的更多,他不敢问秦明和他的原形人物进展到了哪一步,有没有答应他的交往要求,机器人心里好像着了火,烧得他的零件都萎缩融化。

        有一些话说了就没有回转的余地,林涛在泥泞的沼泽里挣扎,失去秦明的害怕和暴露生病的可能令他丧失了机器人特有的冷静自持,慌不择路中,他选择黑进后台数据库向龙番市的机器人求助。

        在人类不可靠的时候,同类是不多的支持。

        在龙番市里有22个家庭里存在他这类的智能机器人,刨除主要的家务杂役类和单纯性爱类机器人还有不到10个,而女性机器人明显更受欢迎,她们看上去漂亮有没有威胁,可林涛知道她们和他拥有同样的力量。

        有两个被送回去整改还有一个被销毁,林涛忍不住害怕,他的脸色比往常嬉皮笑脸的样子紧张了不知道多少倍,双重的压力下,他优先处理好秦明可能会离开他的这件重大事情,而他自己,他的小问题就不那难了,他总有办法修好自己的。

        在排除到最后,林涛快要丧失全部信念的时候,他看到最后一个购买者和被购买机器人的关系。

        保密。

        这很不寻常,林涛嗅到一丝奇怪的味道,他又查了查那名被销毁的男性机器人,两个机器人的主人是认识的。这可不是普通的概念,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林涛的逻辑思维里构成一个雏形想法。他决定去见见这位存留下来的前辈机器人。

        林涛以代号R先生用他们特有的联系方式给查询到的机器人留言。

        我有些事情想向你咨询,如有空请面谈。他剩下的措辞写得更模糊,毕竟对方是什么情况他也不了解,但是他的机器大脑不会运转出错,不普通的关系对于机器人来说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林涛利用机器人的特定的便利条件黑进了购买网站的后台,所获得的这些信息已经足够他滚回去返厂一百次,锻造得秦明都认不出来。

        “宠物如何得到主人的宠爱。”

        林涛在某知名网站上发出了提问。他没等回答就清除了全部浏览记录,然后关了电脑。

        今天秦明没有被约走,他该去买菜了。好好表现他的机会可是来之不易了。


未完待续


评论(19)
热度(167)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