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林秦】私人订制 23-24

文案:秦明一时冲动订制了一个男朋友机器人,这个高科技智能机器人和林涛长得一模一样。

预警:AU    另外副cp上线 惊喜(不

分级:NC-17

正文:

  01-02 03 04 05-06 07-08 09-10  11  12-13 14-15  16-17  18-19  20  21-22   本子预售请支持w

23

通过智能机器人购买的客户订单,和腿部重症病人的交叉比对,所有的信息指向了林涛最为怀疑的嫌疑人。他当即调动一队的所有警员前往嫌犯的居住地,一部分人布置在周围接应,另一部分负责跟随他上楼围堵连环杀人案的嫌疑人。

在前往的路上收到电子部门的视频信息,监控摄像中模糊的躲避身影已经几乎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确定是个成年男性。可作为直接证据的监控录像,为林涛扫去了最后一点疑虑,他们将全力重案的嫌疑人捉拿归案。

林涛带着队员潜伏在走廊的两侧,他们身处龙番市中心的一栋高级住宅大厦里。一至五层是写字间,人来人往,正在林涛苦恼之际,外围的组员碰到正在修理电梯的业务主管,询问是否有腿部缺陷的年轻住户,得到了准确的回答。A座十七层,住着一个画家,在两个月前发生了重大车祸,造成不可挽回的创伤,现在下楼出门都是由他的哥哥推着轮椅来回接送。

A-17-88,林涛在得到了确切的门牌号后,带着一队警员进了十七层准备一举拿下嫌疑人,他心里大概确定凶手不是这个画家,反而所谓的“哥哥”更可疑。

于是他们静悄悄地全部躲在防盗门的两侧,狭窄的走廊因此而拥挤不堪。空气里都是凝滞的压抑,呼吸都不敢大声。所有人全神贯注地盯着门口,一语不发。但是死寂的湖面被一声摔东西的声响所打破,A-17-88户里传来剧烈的争吵声。屏气凝神的刑警部署没有一丝冲动,按部就班地等待队长的指示。

房间内,两个人之间的争吵被倒下的画架引爆。

“别这样了!谢训,我受够了!别再这么做了!”青年扔下手中的画笔歇斯底里地喊道,刚才轰然倒下的木架也是他推得,他受够了这样四面无风的生活,一日不如一日,不止站不起来还备受良心的煎熬。他腿上毫无知觉,心脏却被针扎着。

都怪他太没用出了车祸,失去女友不说还丧失了行走能力,每一步都需要别人的协助。但他也庆幸还有人关照着自己,直到这些体贴都变了味。

“安宁,你冷静一点,我们再试一次最后一次,好不好?”半蹲在画家面前的男人安抚地拍着青年的肩膀。

“骗子——”何安宁胸口剧烈起伏,他受的伤害并未彻底痊愈,“你上一次就是这么说的,为什么要骗我?站不起来,也没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我明明听到你说,做梦都想再走上龙番的海岸线。”谢训深情地望着坐在轮椅里的何安宁,“最后一次,我答应你。”

何安宁不想同意但又有什么用,他无可奈何地伸出双臂,习惯性地被谢训抱起来。盖在他腿部的毯子滑落,黑色裤子里小腿一下空空荡荡的,原本细瘦纤长的腿被截肢了。

“睡一会儿吧,你早上起来的那么早。”

“嗯。”何安宁躺着不动闭上了眼。

楼道内有些黑暗,只要感应灯灭掉,就会毫无光亮。门外的刑警队长心里已经有了数,屋子里又恢复为悄无声息。林涛让所有警力全部退后,退到电梯间里去,直到他的背后空无一人,林涛才上前去敲门。

“叩叩叩。”

突兀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来。

“谁啊?”有人在里面问。

林涛回答道:“送快递,麻烦签收一下。是何安宁家吗?”

沉默了半刻,林队长的心都吊到了喉咙口,假设他此时此刻被嫌疑人识破,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里面的另一个活人将成为最大的人质。而且他们的关系保密,没人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高智能私人订制的公司也不肯透露更多的客户信息,保密协议和商业机密,什么东西能比人命更重要,林涛站在门外手里拿着在外面顺手捡的快递盒,紧张地拉了拉身上的外套。

随着轻微的一声门响,锁头打开,林涛感觉他的机会降临。

谢训打开门,伸手接到快递的一瞬间就发现有问题,看来他的事情败露,龙番的便衣office找上门来。

他想到立即关门已来不及,林涛半条腿卡在门口双手极力地掰开门,后面的警员听到动静,纷纷冲上来阻止了关门这一动作。林涛踏入玄关发出警告性的呼喝,枪口指着他面前的嫌犯,“不许动!”

对面的人没有反抗,也没什么表情,但听到林涛说出一切,平静的面具还是有一丝碎裂。

“囚禁你的购买者还杀害多人,机器人的定律你怎么敢违背?!”林涛情绪激动,他从不知道机器人是如此的危险,一刹那秦明的脸从他眼前划过,他想到秦明会不会也遭受这样的对待。

“为什么要虐待你的主人?”他大声质问着谢训。

“小点声,别吵醒他。”机器人谢训眉目低垂,说话轻微,从表面看,林涛绝对不会认为这是一个杀人狂魔。


24

“他没有。”一道冷清的否决从卧室里传来,站在玄关的两人看着门口转出来的身影。那人坐着轮椅,转着轱辘也异常吃力。

“他没囚禁我,也没有杀人,是我指使他去做的。”

何安宁的认罪让机器人飞速冲到轮椅旁,“别胡说!这一切根本和你没关系!”

“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也是个废人,活着死了没什么区别,你不一样。”何安宁伏在谢训的肩上小声地说服着,“我们可以一起死。”

谢训皱着眉头,林涛也是同样的不解,他手中的枪别回了腰间。动作麻利的警员从双开门冰箱冷藏里找到新鲜的受害人的腿部一下肢体。林涛完全可以断定,就是机器人下的毒手,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什么?

“打电话给法医科,来鉴定。”他吩咐小黑去叫秦明,但是想到现场危险,“去把这个东西送回警局把还是。”

“不,等一下。”谢训盯着林涛那边的一举一动,阻止了警员们的行为,“那些……需要冷藏温度为零度。”

林涛无语地看着,这起案件类型特殊,嫌疑人还不是人,现在竟然还要指教起他们,他无奈地说:“还是叫秦明来吧。”

“你得活着,活着才有希望,我……”谢训说不下去,他想要骗一骗可怜的主人,但机器人不能说谎,“还会有其他人来陪着你。至于我,不重要。”

何安宁早知道会有这一天,来的也是特别得快。在机器人谢训第一次带着沾满血迹的塑料袋急匆匆赶回来时,就忐忑地等着警局找上他们。他拒绝不了谢训帮他接腿的要求,更不想举报自己的机器人杀人,他算是同谋。而谢训的罪行完完全全都是因为他的存在才造成今天这不可挽回的一切,都怪他,怪这场该死的车祸,这废了的双腿。

起先,谢训带回来的腿是成年男人的,但是在接骨时发现何安宁的腿骨太细,不能拼合,于是谢训便把目标转移到女人身上。

他甚至和何安宁讲过非常冷的笑话,你可要变矮了。

何安宁无从应对,只是劝说着谢训别再出去找人了,他做的事都上新闻了。被抓是迟早的,而今天也不是他们第一次的争吵,谢训没有囚禁他,但也不允许他逃走,尽可能的在不去寻找目标的时候陪着他画画,或者就是做那些不堪入目无法提及的事。年轻的画家忍不住画出来,在图上展示着黑夜里的苟合,密不透风的高墙和鲜血淋漓的断腿,心理医生还以为他有精神方面的问题,殊不知,这所有的都是真实的写照。

秦明的上半身从门外探进来,路过的警员给法医让出来一条路,林涛看着他点头,派人引他去鉴定冰箱里的断腿组织。

林队长不敢强攻,机器人熟悉法律,申请了调解的时间,即使现在刑警想要抓人,林涛担心机器人会以屋内的残疾人为人质。如果林涛再熟悉一点类人类的机器人,就会了解他们甚至可以为自己辩护,精通法律,凌驾于道德之上,又和人类关系匪浅,太难对付。

一时陷入僵局,卧室的门开着,所有的警员站在玄关和饭厅处盯着门内的动静,只要一有异常他们就会立刻冲进去。

“听我说,安宁,你不能顶罪,而且要把自己说得很惨,博取同情。就像外面那个警官说的,是我囚禁你,强迫你接受接腿,不是你自愿的,你就可以洗清同伙的罪名,千万别掺和进来,机器人……肯定逃脱不了最重的制裁,你知道吧。”

画家打量着他的机器人,微不可见地点头。

“现在这方面的法律还不算健全,你活着摘出去,我们……也许还会见面。”谢训轻手轻脚地打开了房间内的窗户,他本来离窗边也不远,“一会儿我们假装争执,他们所有人都是证人我失手打伤你,别怪我好吗?”

何安宁不说话,他静默地摇着头。

谢训了解地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不会怪我的,在我心里你是最重要的人。没人比你更有才华,你……比天上的星星还耀眼。”

“别说了……”坐在轮椅里的画家嗓音哽咽,眼中有泪,“诀别之前还说得这么好听,不是应该接吻吗?”

谢训眼里闪过最后的光,用力地极尽可能地吻着他的画家主人,在他心里,恒星都没有安宁的光耀眼,只是这最后的接吻,离去以后不知要分隔多久,还是永久。

谢训只用了机器人一半的力量,就将刚刚还在缠绵的青年连人带轮椅推搡在地,他的面目充满了伪装的暴戾,“连你也不要我了?是吗!囚禁你真算是轻的,我应该反复地切开你的腿,往死里虐待你也是你活该,贱人,你画的什么东西?根本一文不值!你,不是我的主人!也休想在让我做你的奴隶!记着我跟你说的,你就是个可怜虫!”

何安宁趴在地上哭着,手里握着谢训给他的零件,眼神却始终落在机器人身上,不是因为各种辱骂,他清楚这是最后的相处时光却还是要吵架。从他买回来谢训的那天开始,他们就总是吵吵闹闹,他出车祸之前没有几分钟是安静的。

警力围在卧室床前,没有人敢上前,嫌疑机器人拎起来人质站在窗边手中持凶器,划在何安宁的脖子上,细小的血流顺着他的脖颈往下流。

“这个机器人已经完全癫狂了,”林涛正在致电询问上级领导,“请求击毙。”

很快就得到了批复,林涛站在卧室门口拔出枪支,上膛瞄准一气呵成。

子弹破空而去,直接打在机器人的门面上,弹壳掉在地上清脆,机器处理器瞬间短路和子弹的惯性导致机器人从窗口仰面摔出,林涛立刻上前查看,下面摔得粉碎的零件洒了一地。

慌乱之中何安宁被扶起来作为另一个受害人对待,他被披上了毛巾被叫来的救护车送到楼下,所有的警员在外围处理机器人的残骸,秦明也在大门口站着。

“能推我过去么?到垃圾桶那边。”何安宁问。

秦明心里特别难受,他甚至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推着机器人的主人到最中心的地方再简单不过,最后的道别就不要再隔着那么远的距离。

何安宁弯腰捡起来一块东西,秦明也假装没有看到,还帮他挡着林涛的视线。何安宁微微颔首致谢,两人再没说一句话,画家也被救护车带走了。


未完待续


评论(19)
热度(134)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