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顺懂】都是通讯兵惹的祸(六一特别行动甜甜的)

主cp 顺懂

副cp提及 后勤

欢脱向,网络用语。搞笑ooc

赠给亲爱的 kid !

迟到的六一快乐!看本愉快!

正文:

李懂洗完澡穿着短裤趴在自己床上玩着手机,内部专用,也不能通讯,但就是有个单机游戏六角形消消乐,让李懂沉迷。

石头给的糖含进嘴,李懂晃着裸露的小腿自在地玩着小游戏,他最喜欢放松的时候,屋里除了他没有别人,另外一位外出的主狙兼上司还没回来。

李懂裹着糖,手上按着屏幕,他本来是第一的,结果昨天没玩就被庄羽给赶超了,第一拱手让人了,这有点让他不能忍了。作为一个强迫性的观察员,一定要玩到第一。通讯兵了不起吗,总是超过他。

顾顺推开门,看到李懂晃悠着白生的腿没个正经样子。他都和李懂说过好几回了,不要这样趴在床上,一点军人形象都没有。

“怎么不敲门?”李懂头也不抬地问,玩得正是要破纪录的时候,不怎么高兴被打扰。

“你没锁门。”顾顺心想我回自己寝室还要敲门,是不是太不讲道理。顾顺走到床边拍了下李懂的大腿,“上次被批评的是谁?你又这么趴着,能不能不趴着玩,对眼睛不好。”

“我这么躺是有原因的,”李懂强词夺理,“被子不会乱,长短刚刚适合。而且我视力5.2,挺好的。”李懂眼看着要超过庄羽,手机被抢走了。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黑屏了,李懂险些尖叫出声,他马上就要破记录了!黑屏就退出去程序了!

“你!”李懂坐起来,“你是不是和庄羽一伙的!”

顾顺一脸费解,他只是想纠正观察员的坐姿问题,这和通讯兵有什么关系。

“你不要转移话题。”顾顺按住抢手机的观察员,“他是通讯兵,这个不是你的专项,赢不过也正常。”

“这,不,正,常。”李懂说,“我都是一直赢他200分的!”

顾顺根本不听李懂孩子气的解释,一个电子游戏需要每天交流才知道对方的比分,李懂和庄羽还有他们队的人都玩的很起劲。难道还有比真刀真枪更有意思的玩具?顾顺很不理解,拍了一下李懂的屁股总结下来还是太闲了。

“你明天训练之后再跟我打三百枪。”

“什么?——”

李懂不敢置信。

第二天。

玩消除小游戏的李懂一点也不感觉快乐,他的手都是抖的,这就是过度训练,顾顺造成的后果!

他宣布现在开始他再也不喜欢顾顺了,因为,顾顺肯定是喜欢庄羽!不然在这么重要的时候,他要赶超记录的时候,顾顺为什么要帮庄羽!李懂超生气的,一副超凶的脸,写着全部的不高兴,观察员生气也是很可怕的。他有自己的专业,在屋里屋外的搜寻。

一切蛛丝马迹都逃脱不了观察员的眼睛。

顾顺一定是喜欢小羽毛这个邪恶的掌管电子信号的通讯兵。

可惜李懂没在寝室、训练厅找到他以为的证据,不甘心地等着顾顺回来,他可以看出来的。

今天的李懂乖乖坐在桌子前,顾顺竟然觉得有点惊讶,还有点想念观察员小腿的皮肤触感。

“今天没玩游戏?”顾顺也拿了个椅子坐在李懂对面。

“没有。”玩也有人搞破坏,况且他又更重要的任务要做。

李懂仔细地观察顾顺的军用外套,竟然别了一个信息处的徽章????什么?通讯兵的wifi系统竟然能够打动顾顺?顾顺的雷达是失灵了吗?!

通讯小精灵竟然已经入侵他们的狙击小组内部了,这可不得了,庄羽这是在作弊!

观察员异常气愤,“你不能喜欢庄羽!”

顾顺:“什么?”

我不是,我没有,你可别瞎说啊。

“我说,你不可以喜欢庄羽!”李懂着急坏了,“他和陆琛是一对!是我们投票一致认定的!你不能拆官配!”

顾顺看着李懂不知道在瞎慌什么,他淡定地问:“那你的官配是谁?”

“我、我没有官配。”李懂不会承认自己说谎,他脸有点泛红,“我的官配是游戏机。”

“才不是,”顾顺说,“我也看了你们那个配对选票,明明第一就是你和我。”

“咳、”李懂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知所措地辩解,“就是闹着玩的。”

李懂打心眼里觉得现在顾顺喜欢的是庄羽,他该怎么劝说顾顺狙击手和通讯兵是没有未来的,信号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他不知不觉地把心里想的话全都说出来,顾顺坐在他的对面,一字不漏的全都听了进去。

“那狙击手应该和谁在一个频道?”

“当然是观察员!”

李懂这才发觉他把心里话稀里哗啦地倒了个干净,糟了糟了,顾顺还不知道自己暗恋他。

但是全蛟龙都知道这是明恋。

Emmmm可是没有人告诉李懂,也没有人告诉顾顺。

但是!狙击手的直觉是不可比拟的,无法媲美。顾顺早就察觉观察员对他的意思,迟迟不敢确定就是李懂总是喜欢提起来庄羽和陆琛,他不知道后勤组到底给他的观察员喂了什么迷幻药。狙击手也是有缺点的,他的缺点在于没有遇到一群损友。

李懂尴尬地观察着顾顺的反应,他的脸色通红,好像被识破了秘密的小朋友,想要躲到大人的身后,再偷偷地观察想要认识的伙伴。

顾顺意识到自己可能让李懂误会了,他赶紧查看身上的东西,下午他确实收到了一个WiFi的勋章,但那是队长让他去信息处查询信息时别的通行证,内含芯片,官方通行证。

“我喜欢庄羽?”顾顺拿下来那枚小型通讯章,“我怎么不知道?”

顾顺把徽章收进里怀,让李懂生了个好大的气。

“你还说你不喜欢庄羽,干嘛这么宝贝一个徽章!”李懂恨不得揪着顾顺的领子,好好质问一下两个人是怎么勾搭上的。

“那我要是真的喜欢庄羽你怎么办呢?”

李懂没注意到顾顺的措辞,假设中的假设,“原来你喜欢搞WiFi的么?可是我不会啊。”观察员有一点点的挫败,他现在转行还来得及吗?

“但是说实话,我还是支持官配,不要搞邪教配对。”

李懂歪着头,差点没听懂顾顺的意思,“你说,你说什么?”

顾顺的意思是不是他还是喜欢观察员配狙击手组,还是支持他们狙击组的!李懂简直不敢相信,天哪,他还以为顾顺喜欢庄羽,不不不,那个画面想想就很辣眼睛。

“我说,我喜欢你,观察员和狙击手才是王道。”

“那对!”李懂激动地握住顾顺同志的手,准备两个人携手并肩走向社会主义和谐发展新道路。

“我有样东西要送你。”

李懂冒出星星眼,没想到顾顺还给他准备礼物!

“不过你不能告诉别人。”

李懂疯狂点头。

顾顺不再逗像小狗狗一样可爱的李懂了,掏出来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这里面安装了反定位系统,你保证不要泄密,我已经签了担保合同,不要把你的担保人送上军法。”

李懂现在是双眼放光,顾顺给他的是手机!还是能联网的!

我的天哪!去他妈的消消乐小游戏!顾顺果然是最爱他的!

今天下午顾顺去信息处,顺手就搞了这个东西,他就知道什么能博得小观察员的喜爱。

然而,现在李懂头也不抬的玩手机,顺利成为低头党。

顾顺开始后悔。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起码李懂不会再怀疑他是喜欢庄羽了,疑神疑鬼地试探坚决不能存在。影响狙击手和观察员第一官配可还行?

等到他看见观察员和通讯兵在一起用智能手机下五子棋的时候,心里充满了……

算了,谁让观察员这么可爱呢。

————————————————————

庄羽:我不是我没有你可别瞎说啊!

end

推一发消声现货通贩!《消声》通贩链接

评论(13)
热度(233)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