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林秦】遇见你 第二章

遇见你

设定:警官(27岁)和他的失足少年(16岁)

前提:秦明失去父母双亲,从孤儿院逃离。

正文:

遇见你竟花光我所有的运气,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第一章

02

能进林涛家的朋友可不多,男的女的几乎都没有,像秦明这样能过夜的恐怕还是先例,林涛也没想到他这个小屋里迎来的第一个客人竟然是个少年。

“随便坐。”林涛打了声招呼就进了屋。他把钥匙扔进门口的置物篮里,和硬币碰撞出金属的敲击声。

秦明被惊得忐忑,他肚子里像装了一只小鸟,一惊一乍地,让他坐在凳子上也不得安稳。秦明勾着脚,低着头看自己的袜子,和林涛家光亮的地板格格不入,他想脱下来扔掉,但这是他唯一一双袜子了。其他的,都留在了孤儿院,他喜欢的不喜欢的,都抛在了身后。他能做的,只是把自己带离那个人间地狱。

他终于鼓起勇气打量起来,饭桌的对面有一排酒柜,原来林涛喜欢喝酒。他抬头去看亮晶晶的吊灯,很好看是他在孤儿院里没看到过的,而他又没去过别人家。有两间卧室,秦明盯着那扇半开半掩的门,林涛没有出来的迹象,该不会是反悔了?他心中害怕,让自己的牛仔裤脱离干净的凳垫,浅色的坐垫再被他弄脏就不好了。

秦明心里想着自己主动提出离开和被赶走相比要好的多,他无声无息地走到那扇门前,“林警官……我、我不想住在你家。”

没有人会愿意收留他,也许是因为他父亲的罪名,他的亲戚并不愿意接手他,那时候他才七八岁,他们就觉得他是个坏孩子。以至于在后来的几年里,说谎和面无表情变成他的保护色,不被人戳穿就等于他不伤心。

“为什么?!”林涛直起腰,他刚套好被罩,天知道这多困难!“不行!你没有别的地方去,不睡这睡哪?”

被林涛咬牙切齿的样子吓到,秦明拉着自己的衣服,忍不住颤抖,待在原地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

林涛放下特意给秦明找出来的被子,走到门口,他这个小客人还不怎么情愿在他这睡觉,这真是奇怪。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是愿意了,人家却还不愿意。林涛掐着腰,由上而下地俯视着秦明,“今晚上哪也不许去,就在这儿。”他手搭上秦明不安稳的肩,“冷吗?去洗澡吧。”

肩膀上的手掌很温暖,让秦明无法拒绝,他并不觉得有多冷,哪里冷得过夜里的石阶,如水的月光是最好的棉被。还有人会关心他冷不冷,这么简单的问题也很少有人问过他,秦明抬起头看向林涛,他得到一个比温暖更好的笑容。

他想待在这。即使不会长久,他也想在火光附近烤着,哪怕是温水煮青蛙,谁能抗拒得了如沐春天的南风和没有嘲讽侮辱的笑?

浴室间里很暖,林涛开了浴霸,他怕再把秦明冻感冒了,这小孩也不像是体质好的样子,跟他皮糙肉厚的老爷们可比不了。浴缸里的水快要满了,林涛伸手揽过秦明,“我给你脱衣服可没别的意思。”

秦明抿着嘴点点头,像一个内向的小姑娘,又像只献祭的羔羊,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丰富多汁的果子只等着采撷,秦明帮着林涛脱掉自己的衣服,这听上去很滑稽但是他确实不是主力,他慢慢地解着自己衬衫上的塑料纽扣。纽扣小小的,嵌在扣眼里,他手哆嗦怎么都解不开。

“我来。”林涛握住秦明的手拿开,他一个人利索地解着秦明的衣扣。浴室里越来越热了,林涛冒着汗,他察觉这样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好像他对少年仍然抱着龌蹉之心一样。林涛飞快地解开了秦明的衣服,他一眼就可以看见少年柔软细致有绒毛的肚皮,像最新型的毒品吸引着人去尝试。林涛重重咳了一声,移开自己的眼睛。

秦明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他低着头偷偷地打量林涛的发旋,肩膀的肌肉隐藏在深色的衬衫下,粗壮有力的胳膊,这才是成年男性应有的样子,他太弱了,身上还有些被责打出的伤痕。林涛没有下一步的指令,秦明不安地等着,他是否应该快些把衣服裤子脱了,还是去从后面抱住林涛付收留他的费用,还有晚餐的。孤儿院没教会他什么,但是有恩必须要报,做人不可以忘本,即使是微弱的报答,只要是他有的就都可以献出来。

林涛照着镜子,灯光让他看不清自己的表情,他用冷水洗了把脸,赶紧从少年人构筑的幻想梦境中逃离,他回头一看,秦明还没脱衣服泡进去。

“怎么了?水太热?”林涛抹着脸上的水问。

秦明摇摇头,他手指尖都没碰到水,全身都是干的,陷在疑虑当中,他的视线被捕捉,抓着不放,他应该脱衣服,但他指骨都攥得发白了。

林涛看着少年人,他从没见过如此敏感的人,在森林边缘张望的小鹿,不敢吃游人手上的面包,可哪怕是一点碎屑,都让它心生感激。

“……”但林涛还是没说出来安慰的话来,他努力地想找一些令人积极的词语,可就是那么的干瘪。“不止我会这么做,你不用回报我,不用。”

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林涛想秦明比他认知里更内向。

“不……”秦明低着头,轻微摇晃,重心从左脚换到右脚,莫名地局促。“他们没有人,没有人像你对我这么好。”

秦明终于敢抬起头来,林涛就坐在浴缸边,时刻注意着他的表情,他看着林涛,实在是对刚才发生在车上的那个全面压倒性的吻无法忘怀,那还是他第一次尝试与人接吻。他表现的很糟糕,如果可以他希望能稍微挽回一些,比如,不让自己心跳声那么大。

总有些事是无法避免的,总有些人应该遇见。秦明发觉这是他这十六年里过得不说是最好也绝对是最温暖的一天,从前的快乐已经模糊,而现在的真实清晰。

他不再犹豫,坚定地脱着自己的衣服。人一旦有了信念,很多事情便会迎刃而解。他脱得很快,两件叠在一起地脱,裤子也从胯上滑下。秦明衣物握在手里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赤裸裸地踩在深色的地砖上。他蜷着脚趾,尽量不接触到冰凉的地砖。

林涛拿过秦明挡在身前的衣服,他是个成年人,各种意义上的,但是现在他有些不清楚内心真正的想法,也许他已经有了,就是不肯承认。他探了探水温,对秦明说,“进去坐着,洗澡好不好?”

终于秦明点点头,他不爱说话,只有急切地想表达的时候才会说出来。林涛对他的要求让他很满足,他可以做的更好。

浴缸里的水拥抱着瘦弱的秦明,让人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喟叹,秦明也闭上眼睛感受柔和的抚慰,他太需要水了,甚至想喝上一口。池底有点滑,秦明扑腾着水花坐起来,他险些滑下去,热水把他的骨头都融化了。

“小心,别呛了水。”林涛拉过一条毛巾给秦明囫囵地擦脸,笑得开心,小朋友不是很脏,看来也没离开家多久,钱也都花完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秦明放松的心情一扫而空,戒备心又提上线,他不回答林涛的问题,反而低声说:“我明天就走。”

“为什么不回家?”林涛擦着秦明的背,手掌下的少年没有多少肉,后背也是薄的不行。

在水下数着手指,秦明不想回答林涛的问题,他甚至开始烦躁,“我没有家。”

没有家又谈何回家?

孤儿院,不不不,那可不是他的家,他再也不要回去那个鬼地方。秦明懊恼地拍击起一串水花,溅到林涛的脸上,秦明又慌忙地道歉,还是赶快报答了林涛,明天他就从这里消失,不会造成麻烦和更多的讨厌。他既不懦弱也不胆小,平白无故地受人帮助,早晚是要还的。

林涛听闻秦明的话略微诧异,这么大的孩子,怎么会没有家?顶多就是在学业和玩闹之间徘徊,看秦明也不像是不学习的叛逆少年,他不好逼得太紧,尽职尽责地搓着背,晒黑的胳膊和秦明白净的背鲜明的差别。

“你长得真不错,是不是校草什么的?”林涛拐弯抹角地打听秦明的来历,他不好直接去问,万一小孩逆反心理上来了,劝不好可就糟糕了。大多数时间秦明都在摇头,但是他刚刚没有,林涛猜测他可能真的是学校的校草,那问出来学校的名字不就简单了。

秦明抬起头,直视着林涛,咬着嘴唇,眼眶红红得蓄满了泪。

“你也讨厌我,想赶我走对不对?”

林涛还没来得及否认,就听见秦明又说。

“还是……你也想欺负我?”


评论(17)
热度(160)
梦里会好过一点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