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林秦】遇见你 第三章

遇见你

设定:警官和他的失足少年

前提:秦明失去父母双亲,从孤儿院逃离。

正文:

遇见你竟花光我所有的运气,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第一章  第二章

林涛猜不透秦明说的欺负的意思,但不管哪个方面他都不会去“欺负”秦明。

一时的沉默让秦明更心痛,不知所措爬上他的脊背,水外的身体开始发冷,他忍不住发抖,无能为力,即使他被人欺负也从来不是反抗的那个。

反抗也没有用。

“别哭啊,我保证不会欺负你。”林涛摸了摸秦明头,“小朋友,眼泪很珍贵的不能轻易流。”

秦明愣愣地看着林涛,默默点点头。眼泪融在热水里,他抬起头,看着林涛洗掉他与生俱来的不安与卑微。水热热的,秦明想把自己藏起来,但他的手臂还被林涛紧紧握着,逃不掉挣不脱,让他不得不留在暖冬的世界里,他见惯了坚冰和刺,又用那些做自己的武装,快要想不起来温柔和高兴的样子。是解救吗,秦明想,还是更要命的疼痛?他抗拒不了这样的软刀子,即使被捅得鲜血淋漓,现在他也想要试试。

“我……我能留在这儿么?”秦明小心地试探着问。

“你不走?那当然好了。”林涛心想劝了半天总算是让他留下来,我的小祖宗欸。

得到确定的答复秦明终于放下心,一些之前顾及不到的情绪爬上他的脸颊。热水蒸的他脸色泛红,还是他的羞涩。

“来,洗头。”林涛拿下来淋浴头,试了试水温,向秦明示意把头靠过来。

“我、我自己洗吧。”秦明想要拒绝,他又不是没有手。

林涛深深地看了秦明一眼,看得秦明脸更红了,他别过头去,却听见林涛说。

“听话。”

秦明知道拒绝不了,就只好接受,细碎的刘海被打湿,他的心也像是泡在了热水里,浮浮沉沉地但却不觉得冷。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温柔地揉着泡沫,一点都没有扯痛他,林涛看起来可不是这样细心的人,他已经做好了被扯疼也不叫出声的准备,但却无用武之地,秦明舒服地快要睡着了,可是他的脑子里还在上演车里的一幕。被禁锢的手臂和嘴唇上高热的温度,不属于自己的濡湿感,被牢牢占据的心跳,是不能自拔的吻。秦明忘不了那种触感,他抿着嘴巴,脸上更红了,忍不住去看林涛,不料被泡沫迷了眼。

经过一番兵荒马乱的冲洗,秦明睁开眼睛觉得好了,“你不洗么?”他说完便想捂住自己的嘴,非要问这样暧昧的问题。

“还是先把你这个小邋遢,洗干净再说。”林涛收淋浴器的手一顿,脸上露出笑容,“你想我和你一起洗?”

“不是,不是。我……”秦明着急地想要洗清自己的不轨之心,却又发现越描越黑。

“好,好了,我知道,逗你的。”

毛巾搭到秦明的头上蒙住他的眼睛,他擦了把脸上的水,趁着林涛出去,飞快地把自己弄干净。

“晚上你睡这屋,”林涛把新找到的睡衣交给秦明,“去看看。”

秦明披着浴巾,他看向自己的房间,又瞧了瞧林涛的房门,默默点头。一点点的失望从他心底蔓延,但他知道这不应该,所以赶紧甩掉了。

林涛对秦明的乖巧高兴不起来,他更想让秦明试着去反抗,而不是逆来顺受,他明明看出来秦明不愿意,但却又同意。他心里堵着,却不想这是个大工程。难道要收留一个少年在他家里?一直在他这儿吗?林涛想想,好像也不是不行。

不欢而散的两人各怀心事,一个回了房间,一个一头扎进浴室。

万里乌云这样的天气不多见,厚重的云层积压,天空都黑蒙蒙的,远处的楼房都在积云的笼绕之下,势必有一场大暴雨要降临。

秦明唯一害怕的就是下雨,他虽然不太有当初离开家里的记忆,但对大雨的恐惧还是刻入骨髓。这阴云密布的天,简直快让他心惊胆战。可惜林涛不让他睡在一屋,秦明抱紧了自己身上的被子,在黑夜里,像一只受惊的飞鸟。

夜已经深了,秦明听着外边林涛的声音,从浴室间里出来到房门关上,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他睁着眼睛完全睡不着,担惊受怕地听着远方的雷声,还有划破长空的闪电,照得他脸色苍白。他胃里难受,好像吃了石头,沉甸甸地坠着,冰冷如影随形,冷汗湿透了林涛找给他的T恤。

秦明反复犹豫着,他要不要去向林涛求助,他藏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几乎再难以忍耐下去,恐惧快要吞没他的心神,他太害怕了,不能再一个人待在这。秦明抱起枕头,轻手轻脚地下床,拉开卧室的门来到林涛的房间门口。

林涛被细微的声响弄醒,他听到有人打开了自己的门,但接下来却又没有了下文。他睁开眼睛又闭上,是小偷么?偷到你爷爷家里来。还是那个孩子?

毫无动静,只有窗外雷雨阵阵。

林涛心想,不会有这么笨的小偷吧。

他偷偷地睁开眼睛,看向门口的身影。穿着略大两号的白T恤,挂在肩膀上,不是秦明是哪个?怀里紧紧搂着的是他的枕头,短睡裤下露着大腿,光裸的小腿。拖鞋也没穿,就这样靠着门板,一步都不敢往前走。

“怎么不穿鞋?”林涛坐起来,把秦明招呼到跟前。

“先生。”秦明低着头说,“我能不能跟你一起睡觉?”

林涛没想到秦明是害怕打雷和下雨,他以为男孩不都是粗枝大叶的,哪还有在意这些个的。秦明不太一样,跟他认知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像。林涛拉着秦明的胳膊,让他上床,“你睡里面,有点挤别掉下去了。”

秦明把自己的枕头放好躺上去,看着林涛给他盖上同一条被子,一点都不觉得害怕了。他拽着林涛的衣角,却反被搂住了腰,秦明惊得睫毛颤动,却始终不肯睁眼。他怕到手的美梦就这样飞了,他睁开眼是不敢做这样的梦的。

被搂着的秦明无法辗转反侧,他和林涛面对面,他鼓足勇气想说些什么,也许是那对刚刚解脱的秦明太难了。他偷偷地睁眼去看林涛,没想到却和那视线撞个正着。

林涛正盯着秦明的额头,他不知道究竟应该要拿这个少年怎么办,以后是多么的飘忽不定,他又怎么能轻易地决定另外一个人的成长轨迹,明天,他需要好好问问这个少年的打算。明天,又会是崭新的一天。

黑暗里四目相对,林涛看的清秦明,他已经张开眼有五分钟了。

“害怕么?”林涛问。

外面仍然是雷雨交加。秦明摇摇头,凑得更近了些,嗅着林涛的气息,他对未知的恐惧趋近于零。手臂的收紧让他找到寒夜里的温度,他本能地靠近。

“衣服这么潮,脱了吧。”林涛征得秦明的同意,帮他从头顶扯走棉T恤。秦明光着上半身,青涩地躲进被子里,他快被另一个人手臂的温度灼伤,可他一点都不想躲开,甚至想贴得更近再近一点。

“疼不疼?”林涛在给秦明洗澡的时候看到他身上更多的伤痕,青青紫紫的。

秦明微愣,他的胳膊前臂被林涛握在手掌里才反应过来,“不疼,很久了,早就不疼了。”

深夜中两个人抱在一起互相依偎,却不知道到底是谁遇上谁比较幸运。

“我……”原来一见钟情是真的,秦明想不顾一切说出来,可他却说不出口。

“睡吧。”林涛无声叹息。


评论(15)
热度(122)
  1. 1001夜明既白 转载了此文字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