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林秦】遇见你 第四章

遇见你

设定:警官和他的失足少年

前提:秦明失去父母双亲,从孤儿院逃离。

正文:

遇见你竟花光我所有的运气,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今天走这么早,队长?”警队的队员发现他们队长今天疑似要正点下班,这可非常的罕见。

林涛拿起靠背上的外套,点头答应。以往他是总以工作为主,哪天不加班都不是他的性格,但是今天不太一样。

“佳人有约啊?”另外一个和林涛比较熟的队员问。

“是。”林涛笑着心想,佳人没有,儿子倒是有一个。但某种意义上来讲,他觉得自己没有撒谎。

肩负着回家看孩子的重任,林涛很快便开车回到他的小屋。秦明确实无处可去,但也不保证一定会在他家里老实地待着。别扭自卑,他真怕秦明离开。

林涛确认少年没有跑掉着实松了口气,但是他面临更大的问题。

“我饿了。”秦明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他下午等着等着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林涛回来关门他才醒。

少年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比大人容易饿也是正常。更别说秦明前几天没有饭可吃,今天又都是喝的稀粥。

只是林涛也不会做饭,不然他开车路过超市就会买些菜回来了。

“那……点外卖吧。”

秦明点点头,吃什么他没有意见,有的吃他就很高兴了。

林涛当然不会亏待自己,更不会亏待这个来自己家里的孩子,他没少点,外卖吃得多了,都吃出了经验。更何况两个人订外卖,还比一个人方便。

“你想吃什么?”

林涛问坐在他身边的秦明,他俩腿靠腿地坐在沙发上,瘫坐的姿势差不多。林涛是上班累的,他讨厌总结报告,太烦了。秦明呢,是刚醒过来,迷迷糊糊。

“我……我想吃奶油蛋糕。”

林涛本来是想问秦明晚上吃什么,好吧好吧,他又知道了一个少年的喜好,这算是沟通的进步。只是奶油小蛋糕这个时间,好像也可以订到的吧。

“那我找找,还真有一家营业的。”就是配送费高了点,林涛心想,要不就完美了。

晚饭他点了还算是健康的炒菜和汤,要是他自己,不吃麻辣香锅才怪。有小朋友在嘛,照顾一下他的胃。他估计秦明也厌恶连着两顿喝粥,做人呐要无肉不欢才对。

汤里的瘦肉被林涛拨给秦明,他嚼着青菜叶子,总觉得缺点什么,还好被猪肉饭给弥补了。

秦明安静地吃着他的饭,他的是白饭,吃的也是炒菜和冬瓜汤,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今天的小米南瓜粥他喝了两顿,味道也还可以,只要能吃饱,他真的是不应该挑剔。但是林涛的纵容让他想起奶油蛋糕的滋味,舌尖都是奶油的香,他吃着吃着青菜竟吃出了甜味。

外卖又来敲门了,林涛接过完好无损地包装纸盒,放在了餐桌上。

“吃完饭再吃。”

秦明点头,但是眼睛却一直瞟着蛋糕和林涛,仿佛那之间有某种联系。

林涛当然发现了秦明的举动,他没有挑破,秦明是个听话的孩子,他说了吃完饭吃就肯定要等到吃完饭再吃。

秦明吃的比较快,比昨天晚上在面馆吃的慢,他已经不那么那么的饿了。但他的小心脏在期待着奶油蛋糕的甜蜜,所以他吃的有些快。

甜食对于少年有非比寻常的吸引力,林涛刚刚知道,他说不出有种什么感觉,看着秦明乖巧地坐在饭桌边,还在等待着他的示意,他心里边无比满足。

“给你买的,你想吃就吃吧。”

林涛端着自己的碗,他还没吃完照烧猪肉盖饭,味道好极了他一点都不想浪费。

秦明小心翼翼打开盒子的样子又吸引走了林涛的眼光,他嘴里的猪肉都没了原本的香气,他不自觉地盯着秦明用小叉子拨弄蛋糕上的奶油,微红的舌尖抿掉白色的油脂,小叉子又从红润的嘴巴里抽出来。

林涛晃晃头清醒过来,他刚才仿佛沉迷在幻术中,三口两口地吃完,他再也没心思吃饭。

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收拾了,林涛忍不住回头去看秦明,小家伙还在舔舐叉子上的奶油,吃得非常精心,先是最上面的奶油花,然后才是蛋糕。

秦明的嘴角沾了一点点的奶油,白色的很显眼。他为了报答给他买蛋糕的人,叉了好大一块,送到林涛的面前,示意林涛张嘴。

林涛张口接过了秦明的投喂,竟不知道此时是秦明更甜还是奶油蛋糕甜。

他微眯着眼看着秦明,少年仍像不知道一般专注地品尝着蛋糕夹心和奶油,一小口一小口地吞咽着,他吃得慢极了,跟他吃牛肉面和晚饭相比。也许甜食总是不那么容易得到的。林涛不知道秦明是不是甜食,他明明不喜欢吃甜食。

“好吃吗?”林涛问。

秦明想不是给你吃过了么,但他还是点点头,“好吃。”

偷来的时光,还有这个正吃着甜点的孩子。林涛拄着头,看着秦明一点点把蛋糕吃完,都是偷来的,他想秦明早晚要回家,他该怎么找到秦明,是要动用公安局的便利条件吗,还是到他们家和学校去找?他真怕过几日有人来寻秦明,他这偶然遇到的半生珍宝就要被带走了。但他也不可能阻止秦明回家,一丝愁容出现在林涛脸上。

“你能一直留下吗?”

“我能待在这儿吗?”

他们俩几乎是同时开口,秦明不知所以。林涛却笑了。

“当然,没问题。”

他终于不用担心秦明会被人带走了,这比一百个小蛋糕都令人高兴。林涛在也不敢说他没抱着一点私心让秦明待在他家里,说起来太令人难以置信,但又确确实实发生。秦明好像是从天而降的流星,林涛毫无准备地被砸中,然后他以最快的速度和姿态揽入囊中。

叫人摸不着头脑,可爱情本身也没什么道理。

林涛拍了拍秦明的头,打断秦明吃最后一口蛋糕的动作,没由来地惹恼了小家伙,但林涛就想这么做,还把秦明的头发揉乱,他就是特别地想这样做。似乎在宣告主权,又像是单纯的宠溺。

但秦明不这样认为。

他冷冷地说了两个字,“智障。”

另一个房间的闲置才让林涛觉得是真正的智障,他决定还是在准备给秦明的房间放上电脑当书房。

秦明正式在林涛家住下,并在沙发和林涛的床划分出自己的固定地盘。他就像只小动物一样,极力地占有着主人的空间,林涛去书房办公时,他一定要去看着。林涛看电视他也要在一边,即使是体育节目他毫不感兴趣。林涛在玩手机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吃东西,看不到手机屏幕不要紧,他最擅长地伎俩就是和林涛撒娇。

“我饿了,林涛叔叔。”秦明拿着旧手机和林涛发消息。

“叫哥哥。”

“我饿了,林涛哥哥。”

“想吃什么?”

“周记的麻辣香锅。”

“昨天不是才吃过?”

“都被你吃光了。”

他们俩之间隔着的只有一面墙,或者说是一道门,林涛戴着眼镜正在电脑前查资料,一边打开窗口回复着秦明。

“好吧好吧,可是总吃也不健康,要不我们吃猪肉盖饭吧。”

秦明想了想,冷静地打下两个字,“也行。”

每逢周六周日,林涛就在家当起来宅男的生活,顺便照顾着秦明。他发觉秦明就像田螺姑娘一样,把东西都规规矩矩地摆放好。但经秦明解释这只是强迫症发作。

但是林涛也发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问题,秦明在他家待了快一个月了,也从来不说家在哪,家人什么的,甚至也不去上学,学校也一点都不管吗?这不太对吧,难道秦明没有学上?

林涛摘了眼镜揉着干涩的眼睛,他应该和秦明好好地谈谈,并且不是在床上,以免这个小崽容易装睡。



评论(21)
热度(113)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