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林秦】围笼之中 第一章(秦明人格障碍)

我名妓白带着新坑又回来了!

-----------------------------

围笼之中

 

预警:OOC 私设多

正文:

人生的每一段都是最好的时候,但是秦明觉得他永远挣扎在黑夜的边缘。

因为,他有病。他的病使他夜不能寐,将他困于围笼之中。

人格障碍通常始于童年、青少年或成年早期,并一直持续到成年乃至终生,无法治愈。

 

站在镜子前,秦明最后整理自己的西装,他抬手看了看手表,是时候出发了。

他回头一瞥便看到洗衣篮子里散发着夜色瑰香的味道,深蓝色的条纹,银线绣着花,他穿着它在夜里走了几个小时,沾染的全是淫靡的气息。秦明不想再回想,三个小时的睡眠对他来说不少了,虽然眼底有些发青,但遮瑕使他看上去很正常。

六个小时之前,秦明游荡在酒吧街区的附近,身着特意修饰身段的西服,他自己的剪裁当然是最适合的,凸显他的优点,一览无余。夹着根烟的细长手指,也是加分的选项,他扯开领口的扣子,两颗,没有领带,游刃有余地在人和人之间,轻得像幽灵,但皮鞋落地却是节奏地踢踏声。这似乎已是常态。他给自己一些时间来寻找今晚度夜的床伴,如果没有合适的他就又要吃下大量的安眠药才能进入充满噩梦的睡眠,他宁可退而求其次地来选择一个可疑令他摆脱失眠的男人,刺激的性行为如毒瘾一般可以让他遗忘噩梦的嘴脸。

他看到角落里有零星几个招揽生意的暗娼,但他现在不是多管闲事的警员,没工夫理他们,那些不是他要找的人。实际上他是在和这些人抢活,一个免费的娼妓,他忍不住嘲笑自己,丢了手里的烟头,推开了最常来的酒吧的门。

今晚看来有适合的对象,秦明寻到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缭绕的烟味还没在他的精心打理的发丝上褪去,秦明走到那人身边要了两杯酒。

紧了紧脖子上的领带秦明从昨晚,应该说是凌晨的愉悦中醒过来,他要去上班了。

半个小时之后他将抵达办公室,等他坐下来倒上一杯咖啡会过去三分钟零十五秒,打开电脑会消耗一分半,他只需要坐在电脑前,品着咖啡然后等待。

等待。

秦明果然在八点十九分把车停在了后院停车场,意外地看见了早到的同事,秦明出声道:“今天来得倒是早,突然勤快?”

林涛向来是能踩点踩点,尽可能不迟到,但几乎也就是早个一两分钟,他才不会像秦明这样每天同一时间,从不改变雷打不动地早到。

“今天没吃早饭。”

秦明表示了不赞同,不吃早饭可不是好习惯,可他又没有资格说别人。刚刚的说话已经占用了他上楼的一分钟,如果是别人秦明一定不会浪费这功夫进行没有意义的社交。

但是朋友是不同的,而且他等待的人就是林涛。

林涛也有习惯,他习惯于每天进门就去给秦明送苹果。久到他都快忘记这送苹果的意义,从刚开始的善意,到现在习以为常,他们成为熟识的工作伙伴,他把秦明当朋友。林涛抛着即将要给秦明的苹果,就不知道秦明是不是和他想的一样了。

今天的苹果交接在走廊里,林涛追着秦明把苹果送到秦明手中,秦明不置可否地接下,头也不回地走向法医科室。

水灵灵的苹果被安放在办公桌上,秦明放下公文包,进行今天第一次的洗手行为。

他每一天都要洗很多次手,在他眼里不过是轻微洁癖,跟他的其他毛病相比,简直不值一提。秦明坐下来,他今天的生活节奏从刚刚就被打乱了,他不介意更乱一些,咖啡也不喝了,直接拿起桌子上的苹果。

一口咬下去,甜脆多汁,林涛的苹果挑出了经验,秦明原本是不喜欢吃苹果这类较硬的水果,这对他饱经风霜的胃是一种摧残。但是林涛拿来的苹果很甜,又或者苹果其实不会对胃有不好的影响,他吃起来没觉得有负担。欣然接受同事的一个苹果,秦明认为这并无不妥。他的接受也是一种善意的讯号。

案情来势汹汹,但并不让秦明焦头烂额,实际上他也很少有那种情况,冷静和自信让他说话的语速适中又淡然,不由得便会被说服。受害者已然是死亡,秦明来到他的主场,右手持刀,破开尸体的腹腔,他要为这死去的亡魂复仇。

死者血液检测报告显示,酒精严重超标。胃里还存有少量的致幻剂成分,死前还发生过性行为,但是没有检测到精液和其他人的毛发,指甲中也没有皮肤碎屑,等到鉴定出来自然见分晓。但初步来看,秦明觉得这名男性的死因这两项只是前提,真正地还是来源于他颈部的勒痕,尼龙绳的残屑留在皮肤凹痕中,机械性窒息。但又与勒死的方式有所不同,如果是被人勒死,绳印会有交错的痕迹。不可能整整齐齐,那么说,这一定是半自愿的行为,凶手让死者自己求死,但这又怎么可能呢?

秦明绝不认为这是单纯地自杀案件,因为这已经是第二个人了,同样的死法,男性死者,相仿的年纪,而且都是在进行体内性交之后才死亡。

仔细地记下每一个疑点,他总觉得缺点什么,他盯着受害者的脸部,到底是缺什么呢?

他有点担心,这案子有些复杂,平时遇到的多半是激情杀人,熟人作案,黑帮火并,这种预谋缜密的先奸后杀,他从业这十年也是接触到的第二起。想到十年前的那起案子,秦明头疼昏沉,令人作呕的感觉涌上心头,秦明摇摇头不愿意想起来,他今天看来需要和心理治疗师提前预约了,打破规律果然不是好事情。

摘下手套,意味着此次解剖的结束,秦明提取了需要的化验物,已经交与了鉴定科。他需要等待结果出来,再具体分析。现在他要去问问他的同事刑警队长林涛,关于这个男人杀手的更多信息。

浓茶和咖啡同样具有提神的功效,秦明看着林涛喝了一口,苦得脸都皱成一团,心想既然喝不惯又为何要喝。

“有没有进展?”秦明虽然问出了口,但看林涛这个样子无论如何都不像有进展。

“抛尸地点在下城区,没有任何监控,查不出有用的信息。”林涛揉着眼睛的动作让秦明似乎想起点什么。

“一个可疑的人选都没有?”

林涛摇头,再明显不过,毫无头绪一筹莫展。

“林队!”

秦明刚要走就听到技术员的声音,他立即回头去何林涛一起看新突破。

“死者李某在情人酒吧消费过,就是案发的当晚。”

林涛立刻问:“之前那个呢,他有没有这个消费记录?”

技术员搜素了一下记录,回答说:“没有。”

“调监控。”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一丝细微的线索都有可能是破案的关键,秦明还没来得及拿到尸检报告,就和林涛驱车一起前往了那间酒吧。导航上显示他们要开很远,那地方不在最热闹的市区,离得稍微远了些。

秦明把自己想到的细节给林涛说了,“这两名受害者都戴着眼镜,他们的

太阳穴附近有压迫的痕迹,太阳光的照射也会让那里留下印记。”

“眼镜?”林涛不解,这可能不能算是关键线索,他一个警察就没近视过,戴眼镜框装饰也只是看人戴过,自己没有体会。

“是极细的那种边框,不是金丝边就是无框。这也许是凶手寻找猎物的标准。”秦明看着林涛,“模拟他的思维,也许会有点灵感。找不到他就只好变成他。”

“难道说这个凶手喜欢精英?”

秦明不知道林涛对戴眼镜有什么误解,“我是说,他们的眼镜都遗落在某处,已经习惯于戴眼镜的人是从一睁眼就需要戴上眼镜的,所以很可能遗落在凶手作案的第一现场。”

林涛点头同意着秦明说的话,“可是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要去哪寻找眼镜啊?”

确实,秦明靠回椅背,这个点太难求证了。可是那个地方,那间酒吧,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tbc-

评论(21)
热度(86)
梦里会好过一点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