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林秦】遇见你 第五章

遇见你

设定:警官和他的失足少年

前提:秦明失去父母双亲,从孤儿院逃离。

正文:

遇见你竟花光我所有的运气,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晚间的电视节目非常多,林涛不喜欢抗战片,秦明也是。他们共同的爱好勉强算是体育栏目,秦明相当幼稚,林涛试探着换台,看到秦明噘嘴却不出声,只好讪讪地播回去。

真是的,真人闯关节目有啥好看的,他能闯一百关不是梦。真男人就要到一百层。

不是不是,林涛差点忘了自己要和秦明说的事情。可他也不能上来就问秦明在哪里读书,因为第一天来时,秦明表现得非常明显,不愿意说自己的事,一点都不。

“今天在家干嘛了?”

林涛拍拍秦明的腿,状似无意,但这些若有若无的身体触碰就像一种变相的抚慰,免除紧张和要被抛弃的情绪。

“世界历史,”秦明扬扬手中的厚本书,“白天还听了生物课。”

秦明紧接着又问,“你会吗?”

林涛不知道这本鬼历史书是从哪个角落被秦明找到的,而高中生物已经远离他十年了。林涛实在地摇着头,笑着说:“早就忘个精光,我顶多啊,也就能教你怎么抓犯人。”

“抓犯人?”秦明合上书抬起头来,摆明起了兴趣,看着林涛,“怎么抓?”

这可就是林涛实打实的专业了,讲起来简直滔滔不绝,从看犯人的眼神到心理活动,再到刑讯审问,每一步都可以说个半个小时,等他发现自己严重歪楼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但是秦明听得很高兴,放下了手头的历史书,坚定地和林涛说了句,“我也想当警察,从小就想。”

“为什么?”林涛可不觉得自己这一个钟头就能让一个高中生改变志向。

秦明说:“我爸爸也是警察。他是……法医。”

这还是秦明第一次主动地和林涛说起自己的情况,林涛在脑子里迅速搜索了一下龙番市警局同僚里的所有姓秦的法医,但一点印象都没有,这有点奇怪。

“不过,他很久以前就死了。”秦明低着头,情绪不太高涨,对于父亲他记忆里只剩下空空的壳子,没有光也没有爱,只是一个称呼。

林涛点头,算是知道了,他又难以提起最初的话题,他怕秦明好不容易平静的心,又敏感地竖起小刺。他该怎么说呢?

林涛小心翼翼地问,“那你妈妈呢?”

“妈妈疯了,不能照顾我。没有人愿意管我,所以就被送去了孤儿院。”秦明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眼睛睁大,他有些惊恐地看着林涛。

“放轻松,你就住在这儿,一直住下去,没问题的。叔叔想让你正常去学校读书,不是要赶你走。你总得上学对吧?”林涛甚至自称起叔叔,让自己拥有长辈身份更令人信服。“我只是觉得你应该读书,没别的意思。”

“真的?”秦明问,眼眶里含着泪水直打转。

“真的真的,叔叔不会骗你。”林涛赶紧表忠心,安慰着秦明,用他自己的方式,他搓着秦明的脸,争取不让秦明流眼泪。没想到适得其反,本来可以不掉的眼泪珠子,生生被林涛揉了出来,他又手忙脚乱地去擦,抽着纸巾去给人擦眼泪。

“林涛叔叔,你好傻哦。”

林涛认真地听着,他本以为秦明要说点什么发自肺腑的,或者哭两声也行,怎么就变成了他是个傻的了呢?这话题结束的形式很奇怪啊,“反了你了!”

林涛按着秦明,压在沙发上打闹,挠着秦明的痒痒还打了秦明的屁股,“还敢不敢了?敢不敢了?”

秦明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挣扎着在林涛和沙发垫之间扭曲,“不敢了,林涛叔叔,我错了,哥哥我错了、错了错了……”

发觉有些不妥,林涛放松了对秦明的钳制,“说好了,你去上学,晚上等我回来吃饭。”

秦明躺在沙发上,点头,“我原本在南城区那里读,你千万别把我送回去。”

“相信我。下周你就可以认识新同学了,开不开心?”林涛呼噜着秦明的头发,对着这小子说,交付他这一生最重要的誓言。

秦明很无语,不知道这有什么可开心的。他也没有不高兴,只有些劫后余生的庆幸。

“好,我听你的去念书。”推走林涛,秦明盘腿坐在沙发上,夺走了遥控的控制权。

“真乖。”林涛拍拍秦明圆些了的脸,被秦明嫌弃地拨走了手。

秦明喜欢看动物世界,林涛喜欢看着秦明。林涛揉了揉眼睛,盯着秦明的侧面出神,他身边突然出现的一个人,忽如其来地闯进他的世界,这有点妙不可言。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电视里的声响不由得传入他的耳朵。

“雄狮会培养他的孩子们,让他们成为下一任的族长,他们一生只有一个配偶……”

是父子,还是兄弟,师徒?配偶?林涛不知道,他望着秦明出神,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丝毫没发现凑过来的秦明。

“你想什么呢?”秦明伸出胳膊在林涛面前摆摆手。

林涛自身的警觉性上来,还没来及思考,身体先一步反应,一个小擒拿就把秦明压在沙发中,软软的皮面不吃力,秦明觉得自己好像陷了进去,压制他的重量太沉了。

他们贴得相当近,林涛回魂一双眼睛看着秦明,秦明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躲闪起不明所以的目光,脸也不自然地红,他的呼吸被林涛限制,胸膛有所起伏。

“我在想,该以何种的身份参与你的成长?”

林涛的气息打在秦明白净的脸上,像是盯紧猎物准备时刻咬紧。

“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我不排斥,我喜欢你。”秦明说得很平淡,好像在说电视节目很好看,“你压着我了。”

听到了秦明的回答,林涛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隔着薄薄的短袖身体的热度互相传达,甚至连心跳都能感应,“闭上眼睛。”

秦明喘了口气,不知道林涛想要干嘛,但他也不惊慌害怕,这样奇怪的重量他从没感受到过,有一刻他觉得很安全,有被保护的感觉。

一只手沿着肋排滑,秦明眼睫颤抖,他想睁眼又压抑了这种的欲望,乱乱地动着,他的心跳一声大过一声,隆隆地好像在他耳边降落飞机。

但这也没有阻断林涛的双手,他轻微地锁住秦明的手腕,右手则探进秦明的衣服里,数着秦明清晰的肋骨,弹着不知名的的曲调一般,像是钢琴师,指尖始终留恋着秦明身上的皮肤,一点点地往上,到达每一处他想要到的地方。

“我想收你的一点利息,成年之后,再要回本金,你同意吗?”

秦明觉得异常地热,他好像很困,但又清醒,听到林涛的话,他点头同意。

“说话。”

林涛掐着的部位让秦明一颤,他胸前的皮肉似乎都落入敌手,又靠近着他的心脏,他害怕林涛已经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他,多难以离开他。

“我同意。”秦明压着嗓子舔舔嘴说。

林涛温柔了许多,手上的动作放轻,“好了,那我们来盖章吧。”

秦明始终闭着眼睛,嘴唇上湿润温热的触觉不是假的,软软地吸着他跟随着脚步起舞,他被缠着跳了一曲又一曲,陷落在铺天盖地的暖风里,直至被胡茬擦红了嘴上的皮肤才罢休。

“成了。”

秦明捂着脸心想,他这是签了什么恶魔的契约啊。



评论(7)
热度(78)
梦里会好过一点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