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林秦】围笼之中 第二章(秦明人格障碍)

围笼之中

预警:OOC 私设多

正文:

 第一章


看着近在咫尺的情人酒吧,秦明忧心忡忡,他紧张地理了理袖口还有领口,紧随林涛之后进了尚未营业黑灯瞎火的酒吧。一丝窃喜在秦明脑海里盘桓,他刚才已经预想了一千零一种被老板认出来的情况,他真的不敢想那会有多尴尬。

老板似乎不在,只有经理和一个店员。

林涛过去例行询问,拿出来死者的照片来,店员对这个人没什么印象,而收款员又不在上班。经理在他们亮出来警察的身份之后,转进了漆黑的店内深处。秦明没听清他们刚刚的谈话,他神游在某一篇天际,还想起来如果是昨天的话,他也许和受害人还有凶手都打过照面。

经理在听到林涛调监控的要求后,走进走廊。他觉得这件事有点严重,传出去也不好,决定先告诉老板。林涛点头同意,站在原地等候,店员还给端来了水给他们。

“怎么了?”秦明问。

“叫老板去了。”

“老板在啊?”

秦明这回是一口水都喝不下,趁着其他两人不留神,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躲在林涛的后面。林涛比他高,正好能挡住他的脸。

“在啊,还要调监控呢。欸?秦明,你怎么站我后面去了?”林涛一转头发现人没了。

“我……”秦明脑子转得飞快,“我就想坐会儿。”

林涛点头又笑了,“这就累了?”

秦明心想他这不是累,是虚。他在想是要和老板打眼色让他不要认出自己,还是赶紧躲起来。可这也不是解决的办法,一会儿要调监控,能放过他吗?秦明脸都白了,还好环境昏暗看不出来。

“我去个卫生间。”秦明站起来快速地撂下一句,轻车熟路地奔向洗手间。

林涛刚想问店员卫生间在哪头,就看秦明已经选好了路,没想到观察还挺仔细的。

水龙头里的水很凉,也不知道是困的还是怕的,秦明看着自己发红的眼底更加担心了。他抬头看到门外的监控,才发现这里也是有摄像头的,怎么办?秦明有些慌了,若是早知道就避着摄像走。他心跳得极快,快要跳出喉咙口,面上沾着凉水和冷汗,微微有些苍白,像个游离的鬼魂。

镜子里突然出现的另一个人让秦明吓了一跳,他扶着洗手台差点没叫出来。人吓人,吓死人。

“林涛你干什么?”秦明觉得不太好,他恐慌和焦虑又要发作,药也没在手边,白天其实不会发病,但是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心里没有着落。他真不敢想后果,如果丢了工作,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他本来就够遭的了,再这一点都做不好,还活着干什么。

大口大口地呼吸,他不能想了,不能想不要想。

“秦明,你怎么了?”林涛上前一步握住秦明的胳膊,秦明看起来不太好,似乎随时都会昏倒。

“没事,”秦明准备甩开林涛的手,可还是被握着手腕,他无可奈何地解释,“昨晚睡得晚了。”

“你不会是犯病了吧?”林涛拿出纸巾递给秦明擦脸,“可你大学的时候和我分手的时候说好了,秦明,你骗我的?”

秦明该怎么解释他这十年间他是好了一阵子,但心中的障碍越来越大,病情也越来越糟糕,心理医生也和他说过度的压抑会产生病变。他把生命分成两半,一半属于管理自律的他,另一半,被推付他全部的负面情绪,不是黑夜却胜似黑夜,在放纵的夜晚里活得痛苦不堪糜烂脏污,一只脚踏进深渊阴沟里。他知道这样可能会更完蛋,可他想活着,另一边又想叫自己死了算了,保持平衡他也许可以坚持到康复呢?可现在这平衡被打破了,他的事要被发现了。还是林涛发现的!

秦明觉得眼前一片黑,麻烦总是接踵而至,压垮他的稻草,就在他面前。

“没有,我真没事。早就好了,可能是休息不好,低血糖吧。”秦明努力地掩盖着,他脸色苍白,不知道自己的说法能不能叫人信服。

秦明接到糖盒,他有些惊讶,林涛还是有随身带着薄荷糖的习惯,可以止烟瘾。但是秦明不喜欢吃薄荷糖,他本来就够冷的了,再吃薄荷糖只怕自己心里肚里都是凉的了。

“不用了谢谢。”秦明摆手。

林涛一边说着真麻烦,自己却吃了两颗,倒在手心里,塞进秦明的嘴里。手指上濡湿的触感让他有些奇异的感觉,“吃了就好了。”

秦明含着薄荷糖,表面上毫无波澜,心里却翻涌着滔天巨浪。

他们走去吧台,正好老板和经理也过来。

“两位,我都听说了,监控已经调出来了,昨晚的错不了。”老板说话时看着林涛,又瞥到了秦明,“这不是老顾客,秦先生,原来您是警官啊!”

还没等及时制止,秦明发觉嘴里有糖,意识到自己说话不太雅观,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

故意不去理会林涛注视的眼神,秦明嚼碎了糖渣,跟在老板后面一言不发地走着。

“怎么回事?”林涛拽过秦明小声问,“常来啊?”

“对啊,会员,你来借你优惠卡。”秦明破罐子破摔,隐藏的秘密一旦被揭露他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反正他也和林涛分手十年了,不用这些事还跟普通朋友提吧。

没有人再打破他们之间的沉默,除了酒吧的老板。

“到了。”

监控室不太大,还在地下,除了屋里是明亮的,外面都黑乎乎一片。棚顶有点低,几个成年人挤在一块儿,异常拥挤。秦明盯着操作员,没注意林涛拉着老板站到门外。

“他经常来?”林涛朝门里看了看,问酒吧老板。

“几乎天天来,我们这可是这区最好的猎艳酒吧,秦先生长得好要求也高,能入他眼的也不太多。不过昨天他好像也在,来得正是午夜热闹的时候。”

“谢谢你啊。”

地下室太暗,看不出林涛的脸黑成锅底,他怀疑秦明的病根本没好,可是又表现得像个正常的普通人。他们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秦明犯病,呼吸都困难,脸色白得像纸,昏倒在实验里,就因为一个实验做不好,可那完全不是秦明的原因。也许是小白鼠死亡的挣扎让他想到一些不好的事,他就是下不去手,一想到生生扼杀的生命,总是过不去那道坎。还有,他们吵架吵得特别凶,林涛记得,他真忘不了他们因为一点点的见解不同就吵到快要分手,他们吵着吵着秦明就没了声,“咚”地倒在地上,头撞得鼓个大包,吓得他把秦明直接送到了医院。

他有时候想自己真是根本不了解秦明,看似对什么都不在意,但一旦触及到底线,反弹是多么的大。秦明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人,叫他怎么都忘不掉,情不自禁地就把目光分给他,特别照顾着他。

分手分的很痛快,因为是秦明要分手。林涛想,他怎么想阻拦也是不能改变秦明的任何决定,他根本改变不了秦明。秦明说要去美国进修,林涛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哪怕是一点借口都找不到,挽留一下都不能,他只能说,你去吧。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五年,他们在龙番市的警局见了面,秦明丝毫没有其他的心思,一心扑在工作上,连个眼神都吝啬于给他们这些同事。最惨的不是仇视,而是忘记,完全等同于其他人,除了一枚苹果。这还是林涛努力争取来的,起初秦明根本不肯要,更别说一起吃饭。他应该满足现状,可又难以满足,总想着回到以前最好的他们,可又那么的难。

“林涛,你来看是不是这个人?!”秦明拍了林涛的肩膀,着急地把他又拉进了监控室。

林涛把注意力集中到屏幕上,“慢点放,再慢。”

秦明祈祷着千万不要这么巧,他一点都不记得见过被害人。

他们看到了被害人,林涛看到死者走到他今天去过的洗手间。而与此同时,另外一个高大男人推着衣冠不整脚步不稳的熟面孔出来,林涛再仔细看了一眼,确定拉扯的人就是秦明,而且看上去就被亲热过一番了。就这么等不及了吗?

林涛的脸色非常不妙,虽然分开很久,但秦明还是明显分辨出林涛怒火压制的样子,连忙躲过去,直接叫操作员调出收款台的监控。

拿着监控录像,两个人开车回去警局,路上林涛不说话,秦明也不敢说什么,谨慎地把录像带放进证物袋里,煎熬地挺着,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


tbc

评论(17)
热度(97)
  1. chenjiali3261080861明既白 转载了此文字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