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既白

【林秦】围笼之中 第三章(秦明人格障碍)

围笼之中

预警:OOC 私设多

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一路上相对无言,秦明一口气提在喉咙口,压抑着呼吸的欲望,尽力秉着气,莫名其妙地紧张。他害怕林涛突然停下车,如果质问他,到底应该怎么回答?他不知道。

好在林涛虽然怒火四溢但又被良好的教养收敛回去,但这就像是纸包着火,秦明有些焦虑和害怕,小心地用眼睛瞟着一侧的林涛。没有一点发问的迹象,秦明稍微放心,但又略微失望。

回到警局,秦明抓好时机下了车,避开和林涛说话的一切可能,他不想解释也没法解释。太糟糕了,他觉得自己真是够倒霉的,不好的全都凑一块去了。

不过还好的是,视频只提取了有用的部分,他的身影算是一闪而过,别人根本不会注意,最直接和主要的证据都在大厅和收银台前,在卫生间那段受害人只是孤身一人进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领导发现了也顶多警告一下他的生活作风。千万不要再出什么状况,秦明觉得心脏都快停跳了。他的脸色也因此缓和了许多,血色恢复到皮肤以下,他惊慌的心总算是回到原位,只是林涛这关不会太好过。没关系,秦明心想,不幸中的万幸,今天来的是他和林涛,不会外传。

秦明下了车,自顾自地往前走,他察觉到背后刀锋一般的视线,但只能装作毫无感觉。明明芒刺在背,却要若无其事。明明他可以解释的,可那要解剖他自己,秦明宁愿那些都烂在深渊的阴沟里,又怎么会主动地提起。划破皮肉不会痛吗?他又不是死人,哪怕他觉得和行尸走肉没甚区别。

也许他应该解释一下。

秦明踩在台阶上的皮鞋停顿,整个人呆滞了一秒。他想转过身回头去和林涛说几句,或者一句话也行,他是有苦衷的,不是想要乱交的。勇气有的时候很难聚集,秦明更怕说了之后看到质疑的眼神。

算了,误会着吧,他也不差这一个误会了。毕竟从小到大,他总是被误解着。

林涛隔着半个停车场的距离盯着秦明一步步走远,他想要个解释,秦明在他心里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但为什么偏偏这么巧,是太频繁还是真的偶然,林涛不敢去想,也不敢更深地想。他的脑子里混乱到爆炸,到底什么是真的,秦明又要做什么,为什么这样。

林涛凝视着秦明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秦明会转身和他说,这都是误会。林涛心想,只要秦明愿意解释,他一定是相信的。

但秦明为什么就一句都不说呢?

无论如何,林涛都会保守秦明的秘密,他不允许别人再来伤害秦明。

秦明和林涛在局长办公室门口碰头,一起出的任务得两人共同汇报。

“进吧。”林涛敲完门对秦明说。

拿着证物袋,秦明在林涛后面跟着进了办公室,关上了门。他把证物放到局长的办公桌上,听林涛开始叙述。

“……受害人在情人酒吧消费,不止一个人,恰好是他买的单,信用卡上有他的消费记录。嫌犯的画像不够清晰,一会儿得送去鉴定科进一步识别,如果不行我们还要再进行侧写和调查。”林涛说的差不多了,看了秦明一眼。

秦明遍体生寒,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林涛,千万别说出来。

林涛深呼吸,示意秦明赶紧发言。

原来是让他自己说,那真是太好了。惊吓变成了惊喜,秦明谨慎地措辞。

“昨天晚上,我恰好在受害人消费的酒吧,但是毫无印象,也许和凶手碰过面。”

谭局长略微惊讶,但也没说什么。

秦明接着说,语气也像平时一眼波澜不惊,“死者经解剖之后发现,进行了多次插入式体内性行为,但提取不到嫌疑人的DNA,无法直接确定凶犯的有效身份。监控录像里最后受害人和另外一名身高一米八至一米八五之间的男性共同出现,行为亲密。而且死者的死亡原因和追求刺激的性窒息有所雷同,腹腔中没有发现明显的迷药成分,但是酒精含量超标,达到了醉酒的标准。所以我推测,受害人应该是自愿和凶手进行性行为的。”

“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秦明说了这么多,脑子里的思路已经基本成型,凶犯还在狩猎,还会有下一个受害者。

“局长,我觉得应该派人再探酒吧,或许可以引蛇出洞。”他只有立功才能心里边过得去,秦明还要说些什么,被林涛按住了膝盖。

“把材料都拿过来,我再考虑一下。”谭局长说。

秦明渴望表达自己的意愿,他想要去卧底。

林涛识破秦明的意图,并且拽着秦明的西服把人拉出来,离开局长的办公室。

“这太危险了,你不能去!”林涛皱着眉,两个人走到僻静的法医科并且关上了门。秦明说的林涛也想到了,数据概率上显示,嫌疑人会在得逞之后回到案发地点查看,情人酒吧是秦明喜欢寻找一夜情对象的地方,更是这个凶手挑选猎物的好场所。

“我不容易引起他的警惕,因为以前就是老顾客,气质也合适,所以最合适的人选就是我。”秦明回到法医科坐在办公室里整理要交给谭局的材料。

林涛真想扯烂秦明那张全是虚假表情的脸,他双手撑在秦明的桌子上,一双眼睛鹰隼般地抓着秦明目光。

“你到底为什么会去酒吧?”

林涛的声音隐忍,里面饱含的怒气未发,秦明发觉自己像是被审的犯人。

秦明虽然有许多不得已,甚至心情慌乱,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要老实地回答。而且他的智商仍然在线,林涛看起来问了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可实际却直击中心。

“没什么,去买醉。”

林涛显然并不会相信,他所认识的法医科科长绝对不像是一个喜欢醉酒的人,秦明比任何人都清醒,他从来没见过如此严于律己的人。这完全说不通。

“你不要妄想欺骗我,秦明,我比你想象中更了解你。”林涛脸色不善,冰霜结的快要透出寒气。

是,可是了解我又能怎么样,秦明心想,为什么不能忽视,这也不属于刑警的管辖范围。他的脸上写着不耐和冷淡,完全不吃林涛那一套。

“你根本不了解我,林涛,你在生气?”秦明的语气平淡不已。

“对,我不了解你,你压根不给我机会了解你。我为什么生气你真的不知道?”林涛发现他原本的节奏被打乱,他和秦明的对话又走向争吵。

“我不知道。”秦明逃避着林涛的视线,他确实亏欠这个人良多,从大学开始,他平白无故地接受了林涛太多的好意,到现在,仍然没有改掉这个习惯。他欠着林涛,以前是现在是,包括刚刚在局长办公室里,林涛没有捅破他的这点小秘密,都让他感激。也许他知道,只是不敢去面对。

秦明抬眼看了林涛,视线相触仿佛被吸引,胶着地粘在一起。秦明不敢再看下去,他怕暴露自己内心的秘密,怕忍不住全都招供,那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只能逃。

林涛的神情有所缓和,但是眉间仍然挂着忧愁,他猜测秦明是去酒吧里找一夜情,但是具体为什么这样做他不知道,更糟糕的是,秦明和那个杀人恶魔共处一室,林涛只要一想到秦明可能会有危险,躺在冰冷的停尸台上的人是他,林涛就觉得难以呼吸,脉搏都快停跳。

“别去了好吗?答应我,起码最近别去了。”林涛选择退一步,认输地总是他,不因为什么,只要他看到秦明躲闪的眼神就觉得心痛,没办法逼他,林涛只能后退。

秦明点头,他非常想小事化了,林涛不再继续追问让他松了口气,但事实上任何问题都没有解决。秦明的意志也并未发生改变,他还是会坚定自己的想法,他要主动出击,抓住这个凶犯,才能让他找回些许的可以弥补的存在感。

整齐的一摞检验报告和工作汇报握在秦明的手上,林涛眼神里的闪烁让秦明心绪不宁,他没有停下脚步,拿着材料上楼和谭局去讨论这个案子接下来的方向,当然是他想的方向。

tbc

评论(14)
热度(95)
梦里会好过一点

关注的博客